閱讀歷史 |

第九十一章 戰流賊(1 / 2)

加入書籤

率兵出山之前,羅誌學可是已經把魯山縣劃拉到自己碗裡。

儘管羅誌學為了避免過於刺激到明軍主力,因此暫時並沒有攻打魯山縣城的打算,但是廣闊的魯山縣鄉野地區卻是羅誌學誌在必得的。

隻要能夠攻克魯山縣鄉野裡的幾座大莊園,哪怕從中收獲的糧食等物資不如在宋家莊裡收獲的那麼多,但是也足夠讓保鄉營發展壯大一段時間了。

這也是最近一段時間來羅誌學乾的事,拿下宋家莊後,他一邊組織人手運輸物資,同時也繼續派遣小規模的部隊前往周邊各村寨進行募兵,從各地主手中征糧,並攻打那些不肯繳納糧食的地主們。

羅誌學他們不對那些貧民征糧,可不代表著不對那些地主士紳對手。

要不然,他們保鄉營大張旗鼓出山做什麼。

最近一段時間,保鄉營已經從宋家莊為首的魯山縣西部地區,包括部分東部和背部地區進行募兵、征糧了,所獲頗豐。

按照預估,他們這一次的行動所獲得的糧食以及各種資源,足夠讓他們擴張兩千人,並維持一年半以上。

針對這個情況,羅誌學已經指示參謀處的安永多,把之前定下的千人擴充規模增加到兩千人規模。

並加大了炮兵、騎兵這些高技術兵種的規模。

在魯山縣裡的官兵們隻能龜縮在裡頭管不了他們,北邊的官兵主力又被拖住了的情況下,保鄉營本來是可以魯山縣的鄉野地區愉快玩耍的,但是沒有想到闖破天一夥人突然跑了過來。

前腳說什麼要讓羅誌學當他的義子,後腳就派人大肆劫掠。

如此行為,等於是直接和羅誌學的保鄉營搶食,而且搶了還不算,這些人還想要直接把魯山縣這隻碗都給砸了。

當了解當這些情況後,羅誌學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就派遣了王瞎子率領騎兵先行北上,同時羅誌學也是親自帶著數百步兵和炮兵北上。

不管是誰,誰要是敢破壞保鄉營在魯山縣裡的大局,破壞羅誌學製定的擴張計劃,那麼就是保鄉營的敵人,是羅誌學的敵人。

於是乎,就出現了現在的一幕,闖破天的侄子頂破天率軍南下到距離宋家莊大約八裡外,就遭到了王瞎子率領的騎兵哨攔截。

而頂破天甚至還把王瞎子他們這些騎兵直接當成了官兵騎兵。

因為王瞎子他們這些騎兵的軍容實在太整齊,穿著清一色的灰色軍服不說,而且進退自我,隊形整齊,而且一個個都是帶著步弓和騎弓,一看就知道是玩騎射的精銳。

如此騎兵在義軍裡是非常少見的,就算是有,也隻有高迎祥,張獻忠等大賊頭子手底下有少數。

但是頂破天很確定的是,如今殺入汝州的各部義軍裡,絕對沒有這麼一支精銳騎兵。

麵對這支不可能從哪裡冒出來的‘官兵精騎’,頂破天惶恐不安,一邊下令大軍列陣防禦,一邊悄咪咪的把屬下精銳都集中起來,以便在局勢不妙的時候隨時逃跑。

但是和頂破天預料的不一樣,對麵的官軍騎兵並沒有第一時間發起攻擊,甚至都沒有去攻擊那些一眼看過去都沒戰鬥力的炮灰青壯。

而是就在側邊待著,同時還是往北邊繞行。

這不對勁!

直覺告訴頂破天情況不對勁,但是怎麼不對勁一時半會也想不出來。

他可沒有想到,羅誌學給王瞎子的任務是拖住他們,不讓這些流賊掉頭跑了。

這才有了王瞎子沒有發起進攻,而是直接繞行到他們北邊的緣故,為的就是仿製他們掉頭北逃。

至於南邊,羅誌學親自率領的步兵和炮兵組成的大軍已經正在來的路上了,並且距離也不遠了,按照行程的話,估計半個時辰左右就能夠抵達作戰位置。

於是乎,在頂破天的惶恐不安中,他就看見了南邊陸續出現了一片旗幟,再看就可以看見一隊接著一隊的士卒正在踏步而來。

這些士卒和之前抵達並拖住了他們的騎兵一樣,都是清一色的灰色軍服。

看著對麵的大隊士卒靠近,頂破天這個時候才是回過神來:“他們不是官兵,他們是伏牛山的人馬。”

儘管這些伏牛山的人看起來,除了軍服外,其他方麵都和他影響中官兵差不多,但是這個軍服顏色怎麼看都不對勁。

而魯山縣裡除了官兵以及他們闖破天所部外,剩下的人馬也就是伏牛山保鄉營了。

但是頂破天回過神來也無法絲毫影響目前的局勢。

對麵的保鄉營士卒依舊按部就班的在推進,並在進入五百米距離後,已經陸續從縱隊轉為橫隊,開始列出來標準的密集陣型。

當頂破天看著對麵的保鄉營,直接拉出了好幾門火炮,其中甚至還有兩門一看過去就知道是大家夥的六百斤長炮後。

頂破天就知道今天是打不贏的,唯今之計隻能是逃跑。

然而他看了看在側後位置的百餘保鄉營騎兵皺眉不已。

如果不是這支一百多人的騎兵在邊上虎視眈眈,頂破天實際上早就率領大軍撤退了。

但是,如果不管不顧直接撤退,整個大軍完蛋是肯定的,他頂破天也不在乎,關鍵的是,哪怕是他想要帶著兩百多在戰兵逃出去也不可能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