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533章: 等他出手(1 / 1)

加入書籤

現在聽風兮阿姨提起是誰要害她,盤算著所有跟她有不愉快的人,江心蕊到是覺得紀黎有嫌疑,隻是這個懷疑,江心蕊隻能在心中盤算著,因為這裡除了自己,沒人知道紀黎的存在,江心蕊也不會讓任何人知道紀黎的存在。

就算知曉,也不能讓人知道,自己與紀黎的關係。

而紀黎哪怕不是主謀但江心蕊相信他跟這件事情也是有關係的,當一切冷靜過後,直覺告訴江心蕊,這家夥很可能是個“旁觀者”。

不隻是對自己來說,是個旁觀者,可能對任何人都是這樣的。

那些想算計的她的人,紀黎或許早就知道,現在想想,如果紀黎不是早就知道,在出現的時候,又怎麼會說出那樣的話?

話裡話外是疑惑自己怎麼這麼狼狽,雖然嘲諷,但絲毫不驚訝,他怕是早就知道!

那在這件事情中,紀黎到底衝當著什麼?真的就隻是旁觀者嗎?

麵對紀黎,江心蕊總是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覺,他的眼神裡好像是什麼都知曉,但又不知曉。

總之就是一個很神秘的人,可能還是因為這份神秘吧,江心蕊對紀黎其實沒有表麵上那般信任。

況且紀黎與她說的話,很多事情也是經不起推敲的,因為無從查證。

而現在除了紀黎,江心蕊也想不到還有誰,畢竟過節不過節的,與她有接觸的,又是最不正常的人,隻有紀黎了。

但若是真的懷疑紀黎,很多事情江心蕊也明白,她無從找證。

況且這懷疑,她現在又無法說出來。

“現在不管華琳靠什麼,這一次他們都沒有成功,華琳也沒死,現在又有了孩子,她對白康寧的執念就已經很深刻了,那對這個孩子呢?”

江流坐在側麵的沙發上,沉默許久,看了眼熾鳳,最後又看向華笙,兩人的交流是無聲的,甚至都不需要多說,也明白對方的想法是什麼。

所以江流突然說道這個,的確是在心中想到了什麼,對於與華琳一起算計江心蕊的人,江流與華笙怎麼可能真的就這樣放棄?

放過華琳說的是因為華琳有了孩子,但實際上是因為留下華琳引出那個人。

隻靠華琳去算計江心蕊這一點,不用多說,華笙與江流也看的明白,畢竟他們也不傻。

“常人一半的壽命,也就是說她的壽數是五十,華琳今年應該是四十一吧,還有九年,她會很清楚,也會很著急,她陪伴白康寧與自己還為出生的孩子隻有九年的時間,這樣一來,我不相信她不著急,既然著急,或許還會找那個人。”

“華琳很清楚的,找我們已經沒用了。”

“不怕她找,就怕她不找,耐心等等,那人很快就會有蹤跡,我很想看看到底是誰,想乾什麼!”

江流雙手交叉放在額前,說這話的時候眼神中閃著精光,這次江流的腦海中懷疑很多人,但一一被他否定,不管哪一個,都找不到合適的理由。

或許是他真的年紀大了吧,他想的理由與下手的人腦子中的理由背道而馳。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