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二章 酒正酣、夜正濃(1 / 2)

加入書籤

特約的試戲還是很簡單的。

老沙先離開了。

顧長安跟副導演孫宏二人一起回長風酒店。

進電梯的時候,孫宏按了五樓,但劇組包的房間在六樓。

“最後一層樓,我們就走上去。”孫宏說。

“好。”顧長安點點頭。明白孫導的意思。

最後一層的上樓,就是他試戲的開始,《奔騰的大河》在這種小角色上的選擇依然是嚴謹的。當然,也是因為顧長安之前沒有真正的作品,這是他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特約戲。

到了五樓,出了電梯,孫宏就自然落後半步,顧長安上前,卻如同東關大酒店那個引導員一樣,微微側半個身引路,但並沒有象那個引導員那個微微弓背。

這時代的廠裡人,正式工,是有一份傲氣的。

趙同誌這個角色雖然是個接待員,但是廠裡招待所的正式工,主角是新分配的大學生,進廠裡做技術員,從本質上,他們是同事。

顧長安的右手還有一個提著一串鑰匙的無實物表演,這時侯自然是沒有房卡的。

孫宏在邊上自然注意到這一點,若不是孫宏親眼看著他手沒有鑰匙,否則正會下意識的認為他手裡真是提著一串鑰匙的。

不怪乎能憑著無實物表演上z省生活頻道《記錄》欄目。

這手無實物表演,確實亮眼。

走到房門口,開門,然後徑直走到窗邊,拉開窗簾,一串動作,如同日日經手,自然順暢。

“洗手間在走廊儘頭,開水間就在上樓的拐角處,另外一些生活用品你可以去廠工會領,都有的。早晨,招待所有早餐供應,若是想吃特色的,廠門口往右拐的空地上就有賣早點的餐車。下班後,廠區南門外就是步行街,可以逛逛。晚上,廠工會二樓可以看錄像,三樓是舞廳,若是喜歡露天舞場,廠東門口有站牌,坐七路車可直達市工人文化宮,它那邊的露天舞場最熱鬨……”

一連串的介紹,配上恰到好處的手勢,臉上的表情帶點熱情和自豪。

熱情是職業習慣,再加上是新同事。

而自豪是那個年代,工人以廠為榮的特質,尤其是這種大廠。

無可挑剔。

“行,不錯,你這場戲,明天開拍,你明早八點鐘過來找劇務報到。”孫宏跟顧長安道。

當然,正常的情況,特約演員試戲結束,副導演並不需要給答複,而是報給演員公會那邊,那邊談好後續事務,就會由特約群管理員通知演員拍戲時間,地點,找誰報道。

孫宏對顧長安算是特例。

“謝謝。”道謝後,顧長安就告辭,雖然心裡有數,但心情還是有些雀躍的。

回去的路上,經過清明路的燒烤店時,打包了兩大盒各式燒烤,又在隔壁醬鴨店買了一隻醬鴨,隔壁的醬鴨煨的爛熟,老秦很喜歡吃。

打的在巷口下車,才一進巷子,就看到鼻青臉腫的許蘩騎著自行車在巷子裡搖搖晃晃的。她身後,於曉跟著自行車跑,邊跑嘴裡還邊喊:“不錯,不錯,穩了。”

隻是聲音才落,前頭許蘩的龍頭沒把好一歪,自行車就撞牆上。

“咣當。”一聲,顧長安都覺得疼。

於曉連忙去扶,許蘩大聲道:“不用。”說完,又站起來,跺跺腳,扶正自行車,踩著腳踏又上車,一張臉繃的緊緊的。

顧長安咧嘴,許蘩這妹子,個性是真倔,也皮實。

這時,許蘩的自行車調頭,又晃悠悠的過來,顧長安這時不敢惹她,整個人貼著牆跟,兩手的東西略提高點向於曉示意:“一會兒過來吃燒烤……”

於曉看著顧長安的造型滑稽,就一臉笑嘻嘻的點頭。

許蘩心無旁騖,隻盯著自行車龍頭,其實她這樣越不穩。

顧長安貼著牆跟進院。

老秦依然坐在院子裡,看到顧長安進來,咧嘴笑:“那丫頭,又摔跟鬥了吧,她這性子真少見。”

“就是要強唄,今天差點連累到大家,她這是憋了一口氣,在跟自己較勁。”顧長安咧咧嘴。

這姑娘心氣高。不過,顧長安有時又有點疑惑,按這妹子這樣的心氣,是做不下群演的,群演多受氣啊,可她群演做的自得其樂。挺複雜的個性。

大劉這時從屋裡出來,看到顧長安手裡的燒烤和醬鴨就樂了:“《奔騰的大河》那特約拿下了?”

“嗯,明天就開拍。”顧長安道,在路上,他就收到了老沙那邊的通知,劇組給開的價格是1000元,就一天的戲。

“好,那今晚我們吃一頓,長安明天有正事,不喝白的,喝點啤的不影響,反而有益。”大劉就叫嚷開了,他屋裡還有幾包火鍋底料。

這段時間,娟子時常在這邊走動,常在這邊開夥,冰箱裡還有生菜和一些冷盤,正好煨個火鍋,再就著燒烤和醬鴨,吃個暖和。

顧長安就去外麵搬了一箱啤酒,雪花啤酒。他知道,今晚他喝不喝酒無所謂,但大劉要管夠,娟子今天已經離開了影視城,此後影視城再無徐娟這個人了。

大劉隻怕心裡有彆樣滋味。

老秦把他屋裡煨藥的碳爐搬了出來,把一隻湯鍋架在碳爐上,權作火鍋。

幾人剛坐下,於曉同許蘩就進來了,許蘩還拖著自行車,自行車後上還擺著一隻快遞包裹。是剛剛快遞員送來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