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23章 我要會會沈雪【求票】(1 / 2)

加入書籤

"

李文娟聽著姐夫和姐姐吵架,而且他倆漸漸的暴躁起來,不由得瞪大了雙眼,看看姐夫,又看看姐姐。

尤其是當他倆談到沈雪時,家裡的氣氛,明顯都不一樣了!

在廣州的時候,李文娟聽到顧清雨說出了沈雪這個姓名,也聽到姐夫說的那句話,他說的是沈雪早就回去了!那就說明,沈雪也去過廣州?

李文娟對這件事情,心裡存著極大的懷疑。

但她知道,在姐姐麵前,是不能提沈雪去過廣州的,否則家宅不寧!

果然啊!

在王林和李文秀之間,隻要有人提到沈雪,畫風立馬就不對勁了!

“我有問題?”王林冷笑道,“我能有什麼問題?”

李文秀道:“你給我的感覺不對勁!”

王林沉聲道:“你到底想怎麼樣?我不想和你吵架,你再這樣,我走了啊!”

李文秀一把拉住他的手:“你彆走,你跟我說清楚!這四百萬,你到底乾什麼用了?”

“都說了,是工廠擴張的事!你有完沒完?”王林忽然就火大了,“我開工廠,你幫不上忙就算了,你還要管我的財務是不是?”

“這麼多的錢,一天就用完了?”李文秀道,“就算是開工廠,一天也用不了這麼多的錢吧?”

王林沉聲道:“你懂什麼啊?我在城西工業園區,拿了塊一萬五千平方米的土地!你知道15000平方米有多大嗎?你知道把那麼大的工廠建起來,需要多少資金嗎?”

“我是不懂,行吧。這事我就不過問了。”李文秀道,“以後我不許你再幫沈雪設計舞裙!”

“嗬嗬,這就好笑了!我有這個愛好,也有這個能力,為什麼就不能幫幫人家了?沈雪不僅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合作夥伴呢!”

“我想讓你多些時間陪我!陪我和兒子!不行嗎?你又不用靠這個來賺錢!她要設計,你讓她找彆人好了。”

“李文秀,你講不講道理?是不是連我的正常人際來往,你也要乾涉了?”

“我不想乾涉你,你在公司裡和其它女職工有來往,我不管你。你和沈雪之間有工作來往,我也不管你,但你不能再接她的私活!”

“為什麼?你給我個理由!”

“因為你們接觸多了,就會有來往,一來二往,就很可能產生感情!她長得那麼漂亮,你本來就很喜歡她!我怕你們在一起!”

“……”王林心想,李文秀真的是很聰明的!

不得不說,李文秀這種防範於未然的手段,其實是很管用的。

一男一女在一起,的確太容易產生感情了。

王林是個男人,他太了解男人了,很少有男人能見色而不起意的,更少有坐懷而不亂的。

所以,上次在元宵燈會時,偶遇到了馬波,聽到馬波當著他的麵,向李文秀表白心跡時,他才會那麼的生氣,這股氣,直到今天都沒有釋懷呢!…

因為王林知道,馬波在惦記自己的妻子,哪怕李文秀懷孕了,馬波那小子也不曾忘懷!

而那天,李文秀做得極好,並沒有給馬波任何機會,也沒有和馬波說什麼過分的言辭。

饒是如此,王林都能生氣。

更何況王林一而再的給沈雪設計舞裙呢?

“我就是知道你會介意,所以我才沒在家裡設計舞裙!”王林語氣一緩,“好了,這事到此為止,我不想再和你吵!等下你動了胎氣,又要肚子痛了。”

李文秀還有話要說,但李文娟馬上起身,拉住了姐姐的手,笑道:“姐,算了吧!彆再說了!姐夫在廣州這麼多天,他一直規規矩矩的呢,哪裡也沒有去,什麼野女人也不曾招惹。他真的想要玩漂亮女人的話,他多的是機會,也有的是錢找女人不是?”

王林倒是一怔,心想李文娟這是在幫我掩飾啊!

李文娟又拉住了王林的手,笑道:“姐夫,我相信你,你和那個沈雪之間,不會有什麼超友誼的關係的,是不是?”

她臉上帶著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俏皮中又有些警示意味,仿佛在說,姐夫,我知道你的秘密,但我不告訴我姐。

王林輕咳一聲,摸摸下巴,說道:“還是文娟理解我。”

李文秀堅持己見:“反正有一條,以後不許你再幫沈雪設計舞裙了!我要是再看到的話——”

王林冷笑道:“你看到了,你又能怎麼樣?”

“我不怎麼樣!”李文秀看著王林的眼睛,“我會找沈雪好好談一談,她為什麼總是來找我丈夫設計舞裙呢?她是差事呢?還是差錢呢?如果她沒錢找設計師,我願意幫助她。如果她是想借故接近你,那我得警告她,讓她以後離你遠一些!不要做破壞彆人家庭的事!”

“我真的服了你!李文秀,你還自詡是個知識分子!是個中專生呢!”王林指著她說道,“你看看你說話的口吻!有一點容人的雅量嗎?”

李文秀淡淡的說了一句:“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王林不由得一怔,說道:“行了,我現在不想和你鬨!我們之間不管有什麼事,等你順利生產以後再一並解決!”

他真的不想鬨,因為李文秀肚子裡懷的是他的孩子!

真鬨出個好歹來,讓孩子受到傷害,非他所願。

虎毒都不食子呢!

何況王林對李文秀,還有著一段複雜的感情,對她肚子裡的孩子,也有了一種企盼,更有了一份為父的責任。

李文秀被妹妹拉到沙發上去了。

孫小蝶默默的在廚房做飯菜,聽到外麵的爭吵,她隻發出一聲無奈的歎息。

這樣的爭吵,她在鄉下早就見識多了,不管是哪一戶人家,都有吵不完的架,很少有人家裡,一年四季不爭吵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