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90章秋收之喜(1 / 2)

加入書籤

中秋一過,天氣就轉涼了,天空雖然依舊懸掛著烈日,但一陣秋雨下來,寒氣就格外的逼人。

白日熱氣逼人,夜裡就忽來秋雨,滴滴答答地下了起來。

朱誼泉從床榻起來,望著奢華的縣衙,恍若夢中。

“嗯呢——”一旁的妻子,呻吟了一聲,察覺到枕邊人的蘇醒,不由得揉了揉眼睛:

“老爺,今個怎麼起那麼早?”

“秋雨來了。”

朱誼泉搖了搖頭,苦笑道:“若是在西安,此時已然穿起了夾襖,但在湖廣,卻隻是微寒罷了。”

“你也想家了?”

妻子也沒了睡意,望著窗外昏沉沉的天空,不由得歎道:“離鄉人賤,隻是你份屬宗室,所以能安享太平。”

朱誼泉笑了,感慨萬千:

“漢陽王如今可了不得,人家得封豫王,那可是親王爵,從秦藩獨立出去,自成一宗。”

“不過,咱能當個縣令,已然占據大便宜。”

“說到這,因為你,好多親朋都借故問我,想要謀取一官半職來著。”

妻子皺著眉頭。

“我有什麼門路?不過是與漢陽王同屬誼字輩罷了。”

朱誼泉冷笑道:“連功名都沒有,妄圖做官?笑話。”

兩人說著笑,丫鬟就走了進來,伺候二人更衣。

隨後,用了早膳,朱誼泉這才緩緩道:“今日須去巡視地方,午食就不在家用了。”

“妾身明白了。”

旋即,三班衙役開路,轎夫隨同,敲鑼打鼓,好不熱鬨。

作為當陽縣令,自有他的威風。

當陽西接宜都,東臨荊門,南聯荊州,可謂是兵家重地。

此番出城,一是巡查秋收狀況,今年雖然田稅不收,但明年可得收了,得提前打個底。

二來,也是看看山民野澤的流民複歸情況。

最後,則是巡察軍屯境況。

隨著環境的改善,流民與田地的開墾也越來越多,朱誼泉喜上眉梢,這些都是政績啊。

“縣尊,殿下隻罷了半年的田稅,這也太少了。”

士紳巴望著說道:“兵災連綿,半年也隻喘口氣的。”

“殿下那裡豈能不難?”

朱誼泉揮了揮衣袖,不滿道:“養兵,養官,哪一項是容易的?再不收稅,怕是那些丘八們,得提刀來搶了。”

如果是在陝西,免稅半年,百姓絕對無法恢複,甚至喘氣都夠不上。

但這是湖廣,捉魚摸蝦,養蠶繅絲,采茶織布,農民擁有很多的來錢途道,比陝西的百姓強太多。

半年時間,足以讓他們緩過來。

而且,田稅簡單至每畝一鬥,極大地減輕百姓的負擔。

見到眾士紳失望的表情,朱誼泉指的一旁的男人說道:

“明年的兩稅,將由這位同僚征收,諸位也不用再送到縣衙了。”

啊?

士紳們這才注意到,這位一臉精明,好似賬房先生的男人。

隻見,他身著從七品的青袍,上繡溪敕,腰係素銀腰帶,頭戴烏紗帽,一副官相。

果真是相貌堂堂。

“本官名喚張樸,添為當陽縣轉運司,專司賦稅轉運之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