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那個禿頭的女人是誰(1 / 2)

加入書籤

“你還有什麼遺言要交代嗎?”

蘇白桃翹著雪白的尾巴睥睨著眼前神色疑惑的少年。

“唔…有。”林奇抓住了女孩的手,認真道:“其實我還有一件放心不下的事。”

“什麼?”

“我有一個關於人和妖繁育後代的實驗想法還未證實,能不能死之前讓我爽…呸,滿足我這個想法?”林奇裝作虛弱受傷的樣子,捂住胸口道。

“???”

師兄這是沒有把她的警告當一回事?!!!

謝謝,有被侮辱到…

今日份辱狐(√)

蘇白桃憤怒的踩了嬉皮笑臉的海王一腳,扭過頭去不看他。

林奇一看狐狸的臉色又開始不對,連忙道:“白桃乖,彆鬨了,我現在就跟你回妖域。”

“哼哼,晚了。”蘇白桃可愛的哼了哼,一臉高傲的看著他。

“???”

今天的狐狸怎麼了?竟然格外的勇敢,再也不是以前那隻好欺負好糊弄的小傻狗了…

“總而言之,我剛剛說的話都是真的,我是非常非常想回妖域找你,但你不信…”

“你的意思就是我的錯咯?”蘇白桃冷笑著打斷他的話:“要不要我給師兄你道個歉?”

“那倒不用…這全是我的錯。”林奇誠懇道:“所以我直接來迎接你了,這誠意還不夠嗎!”

“夠是夠,可是已經晚了呀。”

蘇白桃悠哉悠哉的的搖著尾巴,桃花眼嫵媚的瞥了他一眼。

林奇:硬了硬了,想抽她的鞭子硬了…

哦,她已經證道打不過了啊,那沒事了…

“什麼已經晚了?”林奇問道,企圖弄清楚狐狸的依仗所在。

“當然是你的道歉晚了。但你要是給我捶捶肩捏捏腿什麼的,我也不是不能告訴你。”

林奇聞言,拳頭鬆了又鬆。當年他王勾踐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呑吳,今天忍辱負重給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狐狸捶肩捏腿再徐徐反殺也不是問題!

他殷勤的捏起女孩柔弱的肩膀,臉上喜道:“能說了嗎?”

“你不知道越漂亮的女孩她的話就越不能信嗎?”蘇白桃愜意的享受著海王的服務,露出一個嘲笑。

林奇聞言大怒:“你以為你是張無忌他娘啊?而且竟然想反悔?”

“張無忌是誰?你連他娘都不放過?”

“……”

林奇震驚於狐狸的腦回路,但沒有過多解釋,繼續道:“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騙我!”

蘇白桃愣了愣,奇怪道:“所以呢?”

“我騙你一次,你騙我一次,扯平了。”

“哼,我明明叫反悔,怎麼就叫騙了?”

“???”

這兩個有什麼區彆?!你今天就是在無理取鬨!

仿佛看出他的想法,蘇狐狸假惺惺掉眨巴眨巴眼睛,硬生生擠出一顆眼淚:“師兄難道…不同意嗎…”

都說眼淚是女孩最大的武器,林奇平生最看不得她們流淚,蘇白桃這是抓住了他的死穴啊。

“行…行…”少年惆悵的歎口氣,心中不斷告誡自己無理取鬨是女孩子的特權,自己身為一個海王應該要有大海一樣寬闊的胸襟,不要跟狐狸這個小姑娘一般見識。

林奇想了想,手指輕輕擦掉那點淚花,重新審視了一下眼前可愛的狐狸。

一定有哪個地方被他忽略了,不然狐狸的膽子怎麼可能這麼大?

蘇白桃被他看的有些羞惱,連忙轉過頭去,主要看著那張棱角分明的臉有些心軟。

“彆看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其實告不告訴我無所謂,我就是想看看你。”

“我之前不好看嗎?你為什麼不看?”蘇白桃不滿噘嘴。

林奇輕笑道:“因為白桃每天都比昨天好看一點。”

“哼,誰不知道師兄你的嘴巴最會騙人…”

“保證不騙你。”林奇補充道:“當年我們拜入同一宗門的時候,我有給過其他師妹一個正眼?”

“那誰知道你有沒有看過?”

“當然沒有,那時都圍著你轉了,哪有功夫去看彆人。”

蘇白桃聞言忍不住笑起來,隨後又馬上板著臉,不肯給他一分好臉色,真正詮釋了什麼叫川劇變臉。

林奇沒忍住捏了捏她可愛的臉,繼續道:“那時每天早課第一個帶著早飯去找你,晚上還要把你送回住處,一天都呆在你身邊,難道這還不能夠證明嗎?”

“所以你晚上跟著哪個女人去鬼混了?”

“……”

狐狸的思維果然不能跟人比較,正常人會這麼想嗎?這何異於妻子發現丈夫的身上沒有彆的女人的頭發,然後生氣質問道:那個禿頭的女人是誰?!!!

“當然是去你的心裡安了個家呀。”

林奇回了一句海王的正常發言,接著繼續誇著女孩道:“所以說,你可是在我心裡獨一無二的師妹。”

“活潑可愛又體貼,和你在一起永遠不會煩惱,就算隻是曬曬太陽什麼都不做,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

“哼…就知道哄我開心…”蘇狐狸揚起尾巴和下巴,表情逐漸變得歡喜起來:“既然我是獨一無二的,那還要她們乾嘛…”

林奇一時間被這句話懟到說不出口,好在女孩並沒有糾結於此,隻是不鹹不淡的吐槽了一句。她想了想接著問道:“師兄的意思是那個時候…就喜歡我了嗎?”

海王連忙點點頭,送分題不要白不要。

於是,女孩的笑容愈發甜美。這麼說來,她應該是第一個咯,所以她先來的這句話沒說錯?

“那現在讓你回到過去,你會選擇回到哪一世?”

“當然和你在一起的那一次。”林奇堅定道:“這是不用猶豫的。”

“哼,算師兄識相…”蘇白桃撇了撇嘴道:“既然你誠心誠意對我,那我就大發慈悲告訴你吧…”

“還請師妹不吝口舌。”林奇很是上道,殷勤回道,內心卻冷笑不已,待你底牌暴露之時,就是命喪黃泉之日!

似乎因為背刺的有點狠,蘇狐狸罕見的不好意思起來,猶猶豫豫說道:“我接下來說的事,師兄你千萬不要害怕…”

“我是身經百戰的大修士,不會怕的,師妹你說。”

“我昨天,做了一件對不起你的事。”

林奇肅然起敬,戰術後退,警覺道:“什麼樣的事?”

“不是什麼樣的事,就是…就是背刺你的事啊…”蘇白桃埋下頭,一雙腳不安的在空地上畫著圈圈。

“你牛了我?”海王神色嚴肅起來。

“啊不是,怎麼會!”

“就是背刺啊,那種做過之後你的身心會很痛苦的背刺,明白嗎?”

“明白了,你繼續說。”林奇點點頭,忽略掉她的這番廢話。

“我昨天很氣憤,狐狸生氣就很容易衝動,試問誰不知道?然後我一氣之下就把你在妖域跟小詩雨卿卿我我的事告訴其他人,有臭女人還有你徒弟…”

噗嗤——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