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糧草(三)(1 / 2)

加入書籤

張羅輔和王堡聽到鎮子裡麵已爆發激烈戰鬥,提著長槍和大刀,帶領部下去增援,卻被這群家丁擋在鎮子外麵,死活衝不進去,董大器也沒有衝到鎮子外麵,剛走到一半,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丁追殺,打的狼狽不堪,也是他體格大,殺死數個家丁以後,跑進一條伸手不見五指的巷子,才躲過家丁追殺,卻也沒有能夠及時去鎮子外麵引炮營來增援。

鎮子裡麵殺得血流成河,鎮子外麵的大順軍,隻有張羅輔和王堡兩部在戰鬥,騎兵營在巷戰中發揮空間不大,隻能在鎮子外麵乾看著,軍營裡炮營,萬裡雲,秦烈三部兵馬沒有接到作戰任務,一心一意守護軍營不被叛軍偷襲。

他們也不會想到鎮子裡麵會有那麼多家丁護反抗大順軍,鎮子裡麵的戰鬥仍在繼續,但軍營裡也有一小部分將士去增援聆敬陽。

正在軍營門口執勤的秦烈,就看到數十個士兵提著大刀,長槍往這裡而來,他帶著部下上前一看,竟然是數十個右營士兵,他有些好奇,這些右營士兵一路上都沒有參加大的戰鬥,莫非今晚也想進入鎮子裡麵搶一把?和部下甩甩頭,秦虎帶著數十個士兵拔出武器,指著右營士兵,問道:“你們去乾什麼?”

白璐水從人群中站出來,和秦虎說道:“我要去增援姓聆的,還不趕緊給姑奶奶讓開?”

秦虎看了看秦烈,秦烈意味深長摸著小胡子,心想這白小娘們莫非喜歡上聆都尉,也是,美女愛英雄,要是促成聆都尉和白大小姐成為鴛鴦,以後在石營,在大順軍就會飛黃騰達,他突然一改之前凶殘語氣,和秦虎說道:“你也跟著去。”

秦虎以為自己聽錯了,秦掌旗啥時候變得這樣,秦烈把頭往前抬了抬,秦虎趕緊讓開一條道,讓白璐水領著右營將士去增援,他也帶上十多個士兵一起去,卻被秦烈大罵,帶這麼點人怎麼夠?

他讓秦虎帶上一半將士去增援,增援部隊很快就殺到東門,此時張羅輔殺瘋了,聆敬陽在裡麵被家丁圍攻,他在外麵死活殺不進去增援,在他眼裡這些家丁就是清軍狗腿子,各個該殺,他的長槍仍舊是長虹貫日一般捅殺敵人,卻始終不能殺出一條通道,衝進去增援聆敬陽。

王堡也是莫名其妙,聆敬陽麾下各路兵馬,就屬他這支部隊戰鬥力最差,他也想好好表現一番,卻被家丁打的頭都抬不起來,要不是張羅輔在一旁拚命,他這部兵馬早就被家丁砍散。

突然,右營和秦虎領著百餘將士趕來支援,張羅輔大聲喊道,快來增援,聆都尉還在鎮子裡頭呢?

白璐水一聽,急眼了,一口氣往前飛奔,秦虎和右營將士豈能落後於巾幗,跟著她一股腦的紮進戰場,有這一股生力軍加入,張羅輔終於殺開重圍,一口氣驅散鎮子門口丁家的家丁。

丁樸見擋不住大順軍進攻,連忙帶著殘餘家丁撤回去,此時丁沅仍然帶著家丁圍攻聆敬陽,聆敬陽帶來的這五十個將士,都是軍營中身體素質最好的那一批,雖然被數百家丁圍攻,卻仍然不落下風,聆敬陽一邊打一邊撤,撤到院子裡和冷如鐵彙合。

冷如鐵也是大驚,仿佛整個鎮子一夜之間全部成為石營敵人,他和聆敬陽建議,不如突出去,聆敬陽搖搖頭,說道:“我們可以突出去,可黃道忠豈不是要被摁死在鎮子裡,再堅持一會,張羅輔和王堡會來增援。”

話音剛落,張羅輔用長槍開路,擋在麵前的家丁不是被捅死,就是被挑飛,他很是急躁的邊殺邊喊。

聆都尉安在?

部下也跟著他一起高喊,聆都尉安在?

這聲音裡麵夾雜一個嬌滴滴女子聲音,是白璐水,她跟著一群老爺們之間,高聲呼喊聆敬陽名字

(本章未完,請翻頁)

,聆敬陽聽到聲音以後,和冷如鐵說道:“我說吧,他們會來增援的。”

冷如鐵忙點頭,高呼回應,在這在這,張羅輔聽到聲音以後,帶著部隊趕往汪家,正在圍攻汪家大院的丁沅,嚇得魂都掉了,不是讓丁樸頂住嗎?

這個不成器的兒子真是廢物啊,怎麼就被大順軍突進來了,他嚇得趕緊帶著家丁撤走,張羅輔殺到汪家大門口,打開大門,和聆敬陽碰麵以後,說道:“都尉,可還好?”

“張羅輔,好樣的,王堡,你也可以。”

聆敬陽表揚張羅輔和王堡,卻猛地在人群中看到臉色慘白的白璐水,她緊咬著嘴唇,默默地看著他,那憂鬱的雙眸,讓聆敬陽瞬間融化了心,他恨不得把白璐水摟入懷中,但此時城中餘孽仍未剿滅。

他和張羅輔說道:“你領兵去支援黃掌旗,其他人跟著我滅了這汪家,最後消滅剛才偷襲我軍的那一家。”

他還不知道丁沅是哪一家,文步題趕緊告訴他,剛才偷襲大順軍的家丁,是鎮子裡勢力最大的丁家,聆敬陽默默點點頭,和王堡說道:“你跟著我去圍攻丁家,今晚非要滅了這一群鼠輩。”

眾將士得令以後,向汪家和邱家發動最後一攻,董大器也終於從巷子裡衝出來,一口氣跑回到軍營,和王承恩還有萬裡雲說起鎮子裡的戰事,兩人聽後,嚇得連忙提兵增援。

隨著石營各部加入戰鬥,鎮子裡麵戰事很快呈現一邊倒,邱家和汪家在石營各部進攻下土崩瓦解,最開始崩潰的是汪家,汪家家主躲在二進院子,被冷如鐵攻破,又往三進院子撤退,繼續被攻破,撤到最後一個院子,不等冷如鐵繼續進攻,汪家剩下的家丁砍掉汪家家主人頭,打開院門投降石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