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百零七章 無法動彈(1 / 2)

加入書籤

在這一眼望不到頭的黑暗,民國十六年的秋雨今夜隻是個開始。

季禮做好了自己的第一步,一根煙還沒有抽上第二口,來自隔壁陽台,僅有幾米之隔的位置,驟然傳來一聲質問。

凝眸看去,那是穿著一身素色睡袍,卸妝後的梅聲,在風中看著身形有些單薄。

“你說什麼?”

季禮不知道這是她劇本中的安排,還是梅聲自作主張的詢問,總之他知道梅聲扮演的角色根本不認識他。

“忘了介紹,我姓梅,名無聲。”

看起來梅聲的確是在按照劇本在與季禮交談,否則不會主動報名,開展交流。

而季禮則是擔心,自己的行動是否已經被她有所察覺,她那句話說的很古怪,似乎另有所指。

季禮冷著臉,吸了一口煙,裝作無事的樣子問道:

“梅無聲……你剛才在說什麼?”

梅聲赤著腳踩在光滑的地板上,雨水打在腳背讓其顯得慘白,稍稍往後倒退幾步說道:

“季先生與流蘇小姐,是舊相識嗎?”

聽到這話,季禮心中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的行動並未被發現,梅聲這個角色針對的是流蘇。

“不算太熟、不算陌生。”

梅聲得到了這麼一句回答之後,點了點頭,隨後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季禮。

“美人雖好,小心享用。”

季禮被說的心頭微動,看起來流蘇與梅聲之間也是相識的,隻不過之前為什麼一直沒顯露出來?

現在看樣子,流蘇這個女人的秘密極大,反而這個主動表示敵意的梅聲要簡單多了。

看著外界還未有停歇跡象的風雨,季禮感覺自己身上已經被淋濕了不少,也足夠交差了。

而現在流蘇和梅聲都可以從兩個方麵為他製造不在場證明,季禮現在隻要靜靜地等待賀蘭的死訊即可。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九點五十六分的時候,穿著簡單睡裙的流蘇,甩了甩還沒乾的頭發終於從浴室中走了出來。

而季禮正坐在臥室的床榻之中,抽著香煙,籠罩在煙霧之中,對於眼前若隱若現的春光絲毫沒有表態。

不知道這是流蘇的劇本,還是蘇柳刻意如此做法,總之這個女人表現的放浪形骸,而蘇柳也演繹得毫無違和感。

“季先生,春宵一刻值千金,我看不要浪費時間了。”

說這話時,流蘇有意地將肩上的吊帶往下拉了幾分,湊到了季禮的麵前。

季禮心中的厭煩已經到了極點,他很想掏出刀來,將這個女人直接殺死,免得後續多事。

但空白本的弊端又一次顯露出來,他不知道到底進行到哪一步,才算是進入空白階段。

所以隻能通過流蘇的表現來判斷,可現在來看似乎她還是正在演繹著劇本。

中山裝的扣子,正在被流蘇細嫩的指尖一粒粒解開,季禮坐在床邊冷冷的看著自己麵前的豔麗女人,壓抑著胸中的殺氣。

流蘇此刻根本沒有去看季禮的表情,她隻是在做著劇本要求她做的一切。

燈被關上了,流蘇站在季禮的麵前脫掉了睡裙,被看了個一乾二淨,隨後坐在了季禮的腿上。

“事情結束了……”

這是一句一語雙關的話,流蘇並非毫無羞恥,此刻身體僵硬,隱隱還在顫抖。

她覺得自己抱著的季禮,隔著襯衫仍然覺得像是在抱著一塊冰,讓她有些說不出話來。

季禮緩緩閉上了眼睛,劇本到這一步已經結束,接下來的事情他們沒必要再演繹了。

現在的流蘇,已經變成了蘇柳,季先生,也回到了季禮。

“下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