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十一章(1 / 2)

加入書籤

第十一章

餘樂是個聰明人。

首先國家隊員裡肯定沒傻的,聽教練的指導,吸收理解,再用在自己的身上。

作為技巧型運動員,餘樂的理解和運用能力自然很強。

他自認為已經將朱明教練說的技術要點完全理解,接下來就是運用的時候,同時也相信其他人也能夠做到這一步。

那麼是什麼導致的他們無一列外地滑偏了呢?

當然不會是雪道的問題。

體操的姑娘沒說錯,朱明教練都可以筆直地滑下去,他們也可以。

所以是還有什麼地方大家都沒有做對。

緊張這一點是毫無疑問。

緊張會讓身體僵硬,動作的柔韌性和靈巧度都降低。

程文海就是個例子,他太緊張了,明明能控製方向,卻還是滑成那樣。不過相信他再來一次,就能滑好。

除了緊張以外,餘樂認為還有一個原因。

他倒轉過身體,來到了雪坡的邊緣,雪仗深深刺入雪裡,他深呼吸一口氣,抬頭看向了矗立在自己前方的高台。

真的很高啊,從上麵跳下來一定很爽。

這樣想著,餘樂將雪仗同時從雪裡拔出,身體往下滑去的同時開始傾斜。

餘樂沒有屈膝,但身體朝前方傾斜,保證重心在前麵。

他記得教練滑下去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放鬆,甚至在講技術要點的時候也說過倒滑不要翹屁股,容易後仰。

隻是大家都沒有做到。

緊張和恐懼感降臨,人類第一個反應都是將自己蜷成一團,而在倒滑的時候,顯然蹲下去降低底盤高度,會本能地給人更好控製的感覺,也會在心裡暗示這樣摔倒不會疼。

但很奇怪,餘樂並沒有恐懼的感覺,也沒有緊張感。

他是真心覺得這個坡度還好,就算摔倒也就是坐地上,可比從十米台上翻下來以錯誤的姿勢入水安全多了。

想起這個肩膀就有點疼,嘖。

彆人倒滑下去都緊張地深呼吸,餘樂還有點分神,直到速度感產生,餘樂回過神來,視線的焦距就定在了那處高大的跳台上。

他認為下滑的關鍵不是有沒有看身後,一旦回頭,方向感和平衡感都會被破壞,在這樣的情況下,作為新手最不能做的就是轉頭去看。

那麼該怎麼控製自己的方向?

餘樂選擇將前方的跳台身為標靶,視線的餘光來關注左右兩側,這樣就足以判斷自己是否歪斜。

至於腳下……

雪道絕不平整,上麵遍布著看不出來的雪包,在無法注視前方的情況下確實很容易顛簸,且影響方向。

但因為身體直立,重心完全處於前方,教練嘴裡不斷強調的技術要點施展起來就變得很輕鬆。

朱明說:“倒滑的情況下,你們的轉彎重心應該在滑雪板前方,儘快找到重心點,是你們滑好倒滑的關鍵。”

餘樂甚至沒有去特意找過,隻是在感覺自己好像路線偏斜的時候,以腹部作為發力點,力量一路沿著腿部往下延伸,在來到腳腕處的同時,腳後跟隻是輕微的一個轉動,偏斜的方向就回正了。

方向往左邊歪他的腳後跟就往右邊轉,往右邊歪就左轉腳後跟。

最初的生澀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退去,餘樂甚至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在控製的情況下滑出“蛇形線”,接著速度就慢了下來。

他到底了?

到底了?

唔……

餘樂一腿彎曲,另外一腿作為軸心,在雪上滑出一個弧形,從容停下。

四周圍一片安靜。

所有人都在看著他。

朱明快走兩步來到的身邊,一臉驚喜:“不錯啊小夥子,我都懷疑你是不是第一次滑雪了,這控製力絕了。”

這時,程文海跳起來:“餘樂!你要飛啊!”

還有師姐也忍不住開口:“你怎麼滑的啊?都和教練一樣了!”

“帥啊!滑的好!”

看著被圍住誇獎的餘樂,卓偉撇了撇嘴,不高興地沉下了臉。

餘樂被問著,想說這不難啊,但這話顯然說不出口。

他都什麼還沒感覺到呢,就這麼滑下來了?

難道他的滑雪真有天賦?嗬嗬……

這該死的優越感!

餘樂心情一下就好了起來,嘴角也多了笑,從昨天起就一直壓在心口的巨石,突然就消失不見了。

他就笑著,撓了撓頭。

厚厚的手套摸上毛絨帽子,被藏在帽簷下的耳朵使勁地發著熱。

餘樂發現自己的臉都在發燙。

師姐捂嘴笑:“哎呀呀,還不好意思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