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七章(1 / 2)

加入書籤

第七章

朱明見餘樂表情,還以為這孩子驚喜呆了,便給了他一個“我看好你哦”的迷之微笑。

餘樂差點兒要哭了。

一共五十五名選訓隊員,朱明點了十六個名字,女生有十一個,男生隻有五個。

程文海一聽朱明不念了,就用胳膊撞餘樂,喜形於色:“厲害啊,嘴上說一套,手裡做一套?”

餘樂心裡煩躁,沒搭理他。

程文海又說:“你看你都沒用心就被點名,你要是用心了呢?聽我的,好好試試滑雪吧。”

總結結束,原地解散。

餘樂跟著大部隊去換衣服,一件件地將身上的厚衣服脫下來,再一出門就是冰與火的兩個世界。

熱浪迎麵湧來,身上瞬間濕黏。

這兩天實在太熱了,地上還潮著,太陽卻頂著曬,燙熱的空氣鑽進鼻腔的下一秒,汗就湧出來,所有人都是一陣哀嚎。

一路往食堂方向走,餘樂身邊不知不覺就聚集了一大群人。

他和程文海性格都不錯,程文海尤其能說能鬨,餘樂又屬於平易近人的“優等生”類型,在選訓隊裡的人緣很不錯。

大家都在聊朱明點名表揚這件事,但不是誇讚他們,而是關聯到了另外一件事。

“兄弟加油,爭取多搶幾個名額過來,我就算選不上,心裡也舒坦。”

“這恐怕難了吧,那邊可都是從小練到大的。”

“這你就不明白了,之所以把我們叫過來,是因為我們有巨大的潛力。”

“就是,你說訓練幾個月就把我們和那些專業的放在一起比,那還把我們叫過來乾什麼,評選標準肯定不一樣。”

“餘樂,我看你還是老柴專門招過來的,說不定能行。”

程文海不樂意:“誒誒誒,我也不錯啊,你不能隻誇他,我會生氣。”

“哈哈哈,嘚瑟吧你就。”

“我就不誇你,憋死你!”

大家說說笑笑,餘樂也努力收了心裡煩躁和大家一起笑。

大家聊的事他聽的懂,選訓隊員之間的關係都不錯,性格都挺佛係,其實不少人和餘樂的想法差不多,就是來試試,來玩玩,遠沒有一線運動員的競爭性。

因而有什麼事,也都會和他們聊。

嚴格說來,他們這批選訓隊員屬於“替補隊員”。

在h省h市,自由式滑雪的大本營那邊,還同期開設了另外一個“選訓隊”,全名叫做“自由式滑雪冬奧選訓隊”。

那邊的隊員都是從小就在練滑雪的運動員,來自個省隊和俱樂部,在更高水準中競爭冬奧集訓隊的資格。

據說那邊“打”的才殘酷。

至於他們這個選訓隊,就是很明顯的“老弱病殘”隊。

隊員都是臨近退役的運動員,國家體育局本著“人才珍貴”的原則,讓他們去嘗試其他項目,也期待能發現個“滄海遺珠”。

因而訓練第一天來四名教練一個師兄,第二天走一個教練,聽說柴明今天也要走,機票都買好了。

“爹不親娘不愛”的,留下他們自己掙紮求生。

這種後媽生的感覺當然很不爽了。

吃飯的時候大家都還在吐槽,而且明顯將那邊的職業隊當成了敵人。

餘樂打了飯菜坐在程文海身邊,吃的沒鹹沒淡的。

不得不說,國家運動員公寓的食堂是他吃過最好的食堂,每天二十多個菜,青菜小粥大魚大肉隨便選,但在這邊兒,三菜一湯固定的菜式,關鍵手藝還不怎麼樣。

其他人吃的也不香,就有人拿出手機給餘樂看。

餘樂接過來看是個抖抖的短視頻,按下播放鍵,是個七八歲的小孩在雙板滑雪。那小孩從高處滑下,上跳台,飛起來的同時還能360°旋轉一圈,急速下的轉彎靈活飄逸,還特彆酷帥。

“比我滑的好。”餘樂甘拜下風,他們現在還在新手區練“蛇形滑”呢。

身邊的哥們兒說:“我不是讓你看這小孩兒,他是滑的不錯,可比起職業組差遠了,你沒發現嗎?”

“?”

“拍視頻的那個才是高手。”

餘樂又點開看了一眼,確實。

這人跟在小孩身後,穩穩地舉著攝像機,偶爾出現在鏡頭裡的影子可以清楚看見他隻用了一個雪仗,就足以輕鬆應對每一次的轉彎。

而且每次小孩跳雪台的時候,他都會選擇一個更高的跳台,居高臨下地拍攝。

在那樣的急速滑行下,不但隻用一根雪仗,還可以在飛起的同時,將攝像頭穩穩地對準被拍攝者。哪怕他的攝像機具有防抖自動鎖焦等昂貴的功能,但最起碼得有個基本的拍攝範圍吧。

這確實是個高手。

程文海探頭跟著餘樂一起看,看完後說:“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那人說道:“白一鳴,j省滑雪隊的主力,幾乎拿下了所有國內外自由式滑雪青年組的金牌,尤其是障礙技巧和障礙追逐,還是我國男子第一個可以在這兩個項目上乾翻老外的運動員,明年就要升上成年組了,到時候肯定會和何宇齊、孫毅搶“一哥”的位置。

他是這個視頻裡小孩兒的小舅舅,他爸爸就是一名滑雪運動員,現在是他的教練,他爺爺開了一座雪場,10多年前高山滑雪世錦賽在華國舉辦的時候,還是征用的他家的滑雪場。

那老爺子有錢任性啊,當初是為了讓自己兒子滑雪快樂,也就是白一鳴他爸,特彆修了一條賽級的雪道,如今為了他孫子滑雪快樂,又開始修自由式滑雪的賽道,所以有時候滑雪隊外訓,去的就是他們家的雪場。”

這兄弟一口氣說完,期待地看著他們。

餘樂:“哦。”

程文海:“哦。”

“誒,就這?不說點什麼?”

餘樂搖頭:“你成功讓我仇富了。”

程文海點頭:“吹這種小少爺有什麼意思,現在爽文都不這麼寫,主角必須家庭環境糟糕,最好父母還得個絕症的,然後在所有人不看好的情況下一路逆襲,這才過癮嘛,你吹他有什麼意思,要抱大腿你去抱。”

餘樂的嘴角抿了一下,垂眸遮住了眸底的陰影。

“這不是隨便聊嘛,之前大家都在說什麼乾掉正式的隊員,我就是想說,人那都是從小培養的實力,我們這種半路出家的都在想什麼呢,就算最後勉強進了隊,和這種天才放一起,也一輩子無緣冠軍。

再說,孫毅和何宇齊都不差,從小在雪堆裡長大的,這輩子滑過的雪比我們走路還多。”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