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四章(1 / 2)

加入書籤

第四章

餘樂第二天沒去。

程文海昨天回來就和劉師兄一拍即合,兩人勾勾搭搭了一晚上,今天一早就背著餘樂出了門。

餘樂一覺睡到日上三竿。

原本他也沒這麼好命的習慣,十二年的體育生涯,他早上就沒有睡過7點才起床的機會。

太陽曬屁股?

他沒那好命。

但這次受傷骨折,傷筋動骨一百天什麼都乾不了,又恰逢暑假,他每天無所事事,就越睡越晚,也越起越晚。

程文海起床刷牙的聲音他都沒聽見,一覺睡到了七點五十五分才醒。

這不是他睡懶覺的最高紀錄,他是被電話吵醒的。

閉著眼拿起電話,看了一眼是程文海打來的電話,滑開了放在耳邊也不說話,打算再來個回籠覺。

程文海在電話那邊“喂?喂?喂?”

餘樂閉眼蹙眉:“嗯,在呢。”

“張教讓我給你打電話,讓你過來訓練。”

“你和她說我不滑。”

“我說了,她讓你來。”

“我不去,我要跳水,我愛跳水,我不會為了一座森林放棄我的樹……”

“餘樂。”說話的人換了一個,溫柔的女聲,是張倩帶笑的聲,“什麼樹啊?”

餘樂猛地睜開眼睛,睡意散了大半,說話前醒了醒嗓子:“教練?”

“嗯,我是張倩,我聽程文海說你不打算滑,不再試試嗎?我覺得你挺有天賦的。”

餘樂笑:“張教您彆開玩笑了,我都不會滑,昨天純粹就是陪著程文海過去,他就一沒長大的baby。您看我在跳水這邊練的好好的,冷不丁從夏季項目跳到冬季項目這跨度也太大了,那真不適合我,我真不行。”

張倩安靜地聽完,語氣有點遺憾:“行吧,練什麼運動都得自己喜歡才行,這事不能強迫,那你好好養傷,期待你明年地複出。”

電話掛掉,餘樂鬆了一口氣,起身的時候又有點鬱悶。

果然自己也沒什麼天賦,這麼容易就放棄了,說那麼好聽都是忽悠人的。

餘樂起床收拾了一番,按照昨天給自己訂的計劃,去了健身室。

他跳水教練張建坤帶隊去奧運會了,臨走前給他打的電話,讓他回來複健。都是國家隊員,這點兒自覺性還是有的,就算沒教練盯著,他也能把自己安排的好好的。

更何況他心裡憋著一口氣呢。

說什麼他都要入選下屆奧運會的名單。

目標定下就得執行,也就四年的時間,他最後可以拚搏的四年,沒有退路可言。

健身室就在運動員公寓的小區裡,整個二樓一層都擺滿了器材,餘樂進去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都練出了一身汗。

國家隊人不少,但就這麼大的圈子,叫不出名也能混個眼熟,馬上就有人認出了餘樂。

“誒,餘樂你回來了?”

“傷都好了?”

“你長胖了呀!”

餘樂急赤白臉:“就胖一點點,練幾天就回去了。”

身邊一圈人笑。

餘樂擺擺手,上了跑步機。

一練遊泳的哥們兒走過來扶在跑步機的扶手上,問:“你當時怎麼回事?我聽到消息的時候嚇一跳,太可惜了,明明名單裡該有你一個的,我都替你心疼。”

哪壺不開提哪壺,這就有點討厭了吧?

餘樂都不想搭理他。

這哥們兒盯著餘樂笑了一會兒,然後拍了拍他肩膀走了。

餘樂把跑步機的速度慢下來,垂著眼眸擋了眼睛裡的光,一口,一口,慢慢吐出鬱氣。

餘樂是個訓練很認真的人。

他在跳水上的天賦其實不是那麼好,從小筋骨就特彆地硬,但他身體靈巧,平衡性和反射能力都不錯,所以咬著牙硬把筋骨拉開後,他總需要比其他人花費更多的時間維持體能。

也就是這個原因,他從小就特彆能堅持,能吃苦,彆人出十分力,他就出十二分力,慢慢的,就那麼一點點的從同期裡脫穎而出,如今還勉強爬到了國內十米台跳水前三的能力。

和“一哥”“二哥”的全能閃亮不同,他就隻擅長這個單項,守著他唯一能夠跳好的十米台,堅持到現在。

聽說“一哥”奧運會後就退了,他到時候還能和“二哥”組雙人十米台呢,那不就多了一個獎牌入賬了嗎?

餘樂練的很認真,從進了健身房就沒怎麼停下,旁邊有人練練停停,不是在說話就是在休息,隻有餘樂沒停下過,不是跑步就是腰腹肌練習,唯一不敢練的就是上肢力量。

一口氣練了一個來小時,餘樂才終於感覺練不動了。

養傷兩個月,他體能確實下降的有點厲害。

能夠負荷的運動量不足原先的百分之八十。

複出是條很漫長的路啊。

餘樂抹著汗去了趟洗手間,再回來的時候才到門口,就聽見遊泳隊那哥們兒在說:“張陽後兩跳一個94,一個95,關鍵人才17歲,530分的總成績,我們泳隊老大都說那是個天賦型的,早晚要封神,所以這次奧運會張陽過去挺好的,難得的經曆。”

餘樂聽完,眼眸一抬,推門進了健身室。

空調開了,但吹在臉上是燙的。

他看向說話的人:“郭雲澤,你什麼意思?”

“郭雲澤”嚇了一跳,下意識地抿了嘴,身邊三個同伴也目光閃躲有點心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