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三章(1 / 2)

加入書籤

第三章

滑雪的姿勢張倩教練剛剛才教過,餘樂記在心裡,用在身上。

雙腳平行,大腿到膝蓋夾緊,身體半蹲,上半身前傾,雙腳微微內八。

仰頭。

一開始下滑的速度並不快。

在熟悉了跳水時,快速下墜的同時,還要完成一係列動作的速度後,這種緩慢往下滑的速度在餘樂眼裡與慢動作幾乎沒有差彆。

他還抽空看了程文海一眼。

這兄弟確實是下了大力氣,一心想要留在滑雪隊,所以餘樂很難得看見他這樣認真的目光,尤其是抿緊的嘴角,那暗自用力想要留個好印象的目的性太明確了。

這時,身邊傳來“啊啊啊~~~”地慘叫。

唯一大膽的體操隊女生揮舞著雪仗,即便極力地掙紮,還是朝著雪道旁滑出,最後掛在了繩網上才堪堪停下來。

程文海那邊的人是劉師兄,雖然沒有偏斜,但他很緊張,雪仗在地上戳來戳去,一會快,一會慢,很快就落在了後麵。

感覺到下滑的速度又加快了一點,餘樂將目光收了回來,現在就剩下他和程文海在前麵了。

同時小腿和腳腕一起發力,滑板在出現明顯“內八”形狀的同時,速度果斷慢了一點點。

程文海滑到了前麵,漂亮的一馬當先。

去吧。

兄弟隻能送你到這兒了。

等程文海滑出幾米遠,餘樂才將內收的滑雪板分開,重新保持平行。

速度又一點點提了上來。

待到三秒後,餘樂才隱約感覺到速度的激情生出,可惜還沒好好感受呢,就快到底了。

這時,前方出現一個小雪包,就正正好地出現在他的正前方,餘樂看見了,同時也看見程文海身體一斜,靈活地繞過他自己麵前的雪包,隨後滑出一個弧線,從容停了下來。

電光火石間,餘樂想過像程文海那樣傾斜身體,改變路線,也想過用雪仗控製自己停下來。

但最後,這些都來不及施展,餘樂的滑雪板就撞在那處雪包上。

滑雪板前端的彎翹設計,自然無法讓餘樂以戳進雪包的方式停下來。

他隻能飛起來。

對!他感覺自己騰空了一瞬間。

在他飛起落下的那一刻,過去十二年跳水的記憶直接在這個身體上呈現,他肌肉緊繃,從腹部發力,一縷縷的肌肉牽扯至四肢,將整個身體都收束,完美掌控。

平衡感發揮了作用,平穩落地,沒有摔!

哈哈,沒摔!

餘樂直起身子,任由慣性帶著自己又往前滑了兩米。

停下。

還……挺好玩的嘛。

看見一旁給自己遞眼色的程文海,餘樂踩著滑雪板“啪嗒啪嗒”地走過去,和程文海默契十足地擊了一個掌。

這時,劉師兄才慢悠悠地滑下來,直至距離他們三米左右就停了下來。

站在這個角度再去看,餘樂才發現將自己“彈飛”的並不是雪包,而是特意設計的一個往上拱的微小雪台,雪台正好對著滑雪隊的帥氣小哥為他們安排好的路線。

程文海靈活地繞過,自己硬撞了上去,劉師兄卻停在了雪台前。

所以,他們三個人,誰做對了?

不了解自由式滑雪的餘樂想不明白,乾脆就放在了腦後,樂嗬嗬地看其他人表演。

將近60人擠在坡上,穿著紅色羽絨服,紅豔豔的一片,從下麵看相當壯觀。

而且看他們滑下來,奇形怪狀的表現也格外有趣。

30%的人會滑偏,30%的會用雪仗使勁控住速度,有九個人因為互相影響,相撞摔在了地上,隻有剩下大概不到二十個人可以保持穩定地滑下來。

其中像餘樂那樣撞上雪台,失控摔倒的是大部分,最後穩住的也有不少。

但繞過雪台的卻始終隻有程文海一個。

程文海確實是有底子的。

或許自由式滑雪真的是他的未來。

想著以後兩個人練上了不同的運動項目,估計再見麵的時間也就不多了,餘樂唏噓眺望坡頂,目光複雜地想,以後夏天就可以來找程文海滑雪避暑啦,哈哈哈哈!

選訓隊員們聚在一起,高興地分享自己滑雪的感受,餘樂也被程文海抓著聽他吹牛皮。那邊教練們則聚在一起,不知道聊著什麼。

過了一會兒,張倩說:“都乾嗎呢?滑完就上去,我們今天訓練還有半個小時就結束,你們自己練練。”

“啊?還要滑啊?”

“什麼?隻能滑半個小時了?”

不同的聲音響起,有人急急忙忙的往傳送帶去,有人苦大仇深的似乎不太喜歡這項運動。

餘樂自然跟著程文海又去了一次,兩人重新站回坡上的時候,餘樂問程文海:“要怎麼控製方向?我隻能往前滑啊!”

程文海得意洋洋:“你把腿分開,就像滑冰一樣,以板子的前端或尾端為中心,左右腳用力不同,方向就不一樣了。”

餘樂坦坦蕩蕩:“滑冰我也不會。”

程文海一邊取笑餘樂,一邊卻親自示範,詳細說明。

餘樂學的也很認真,關鍵他現在有點怕摔,這麼跟著學了一會,就輪到了他們。

再度來到坡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