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章(1 / 2)

加入書籤

第一章

餘樂被嚇醒了。

他閉著眼小心翼翼地翻過身,將右手從身體的重壓下解放出來,翻身的動作輕柔,小心翼翼,等整個躺平在床上,才反應過來,預期的疼痛並沒有出現。

對哦,他肩膀已經養了兩個月,除了大動作活動外,平時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

張教說是讓他回來準備進行恢複性訓練,昨天他就歸隊了。

明明都是可以訓練的狀態,但回到這間宿舍裡,往熟悉的床上一躺,那段受傷的記憶就再次出現在夢裡。

這次夢裡他從半空翻著跟頭落下,翻的正高興,地麵就突然出現在眼前,他來不及做出反應,肩膀就先落在了地上。

“嘭”的一聲就碎了。

“嘖。”

餘樂坐起來撓撓頭,這心理陰影得趕快克服了才行。

門沒關,程文海路過時“刹車”,歪頭見他扶著自己的肩膀,問:“思考什麼呢?”

餘樂翻著白眼起身:“人生、哲學,愛情,以及你的牙膏沫為什麼就是擦不掉,是想吃完飯再用舌頭刷一次?”

程文海抬手摸上自己的嘴角,笑:“放屁!我這是留著宵夜刷牙用的!”

餘樂到了門邊,還是習慣性的用左手巴拉他:“起開。”

程文海讓到一邊,視線落在他肩膀上,問:“昨天忘記問你,還疼嗎?”

“疼,疼死了!你要敢碰我,坐地碰瓷!”

“美得你!”

程文海一巴掌將餘樂推進洗漱間,站在門邊卻不走,見餘樂用左手去拿牙刷,他就一把將牙刷奪了過去,在餘樂發火前,幫他在牙刷上擠了牙膏。

遞過來的同時,語重心長地說:“你現在回來,可又要等四年了,到時候你24歲,巔峰年齡早就過了。”

餘樂把牙刷塞進嘴裡,斂下眼眸,刷了兩下後又抬眸笑:“老當益壯,薑是老的辣。”

程文海就笑,餘樂也笑,但笑的都不真心。

兩個月前的全國跳水錦標賽,餘樂參加十米跳台跳水比賽,前四跳發揮的都很穩定,排名保持在前三名,但第五跳發生失誤,也不知道怎麼的720度直立轉體的時候速度慢了半秒,等他趕動作的時候水麵就到了。

那時候他連手臂都沒展開,頭先於手落水可不亞於腦袋直接往水泥地上撞,倉促之下,他護著腦袋的手就骨折了。

本來是有希望進入奧運會選手名單的。

他苦練十二年,拚了四年才得到的機會,就這麼沒了。

如今人家奧運代表團的成員都已經開拔出發,浩浩蕩蕩地前往奧運賽場,他卻在這裡刷牙唏噓人生無常。

“呸!”餘樂吐了嘴裡的牙膏沫,轉頭看向程文海,“海子,你讓我捶一頓吧。”

“靠!憑什麼!?”程文海捂著胸口像個被調戲的黃花大姑娘,嚇得麵容失色,轉身就跑掉了。

客廳裡傳來程文海的喊聲:“貧道本來想為你指條明路,你若連磕三個響頭,叫一聲爺爺我錯了,告訴你也無妨。”

“哥屋恩!!”

刷了牙換了衣服,兩隻懶洋洋的東西下樓去覓食。

路上看不見什麼人。

奧運會帶走一大波的人,剩下的還要參加訓練,就剩下他們兩個臨近淘汰的家夥還能悠哉樂哉地走在路上。

程文海跳五米板的,成績也不行,教練都快放棄他自生自滅了,餘樂自覺自己怎麼也是摸到奧運會門檻的人,下巴揚的有點高:“你想說什麼,說吧。”

“哥屋恩。”

“說人話。”

“滾!”

再一轉眼,程文海又把事兒給說了:“就上周吧,滑雪隊那邊跑我們隊裡招人,我尋摸著這邊我也不出成績,倒不如……”

“不,你等等,滑雪隊來我們跳水隊招人,這是什麼章程?”

程文海眺望遠方:“你聽我說完!我尋思著我怎麼也是北方出來的,什麼大雪我沒見過,我告訴你,我會滑雪,我能跳水我還會滑雪,耶耶耶~”

餘樂想揍他,欠兒!

程文海傻樂嗬完,食堂已經遙遙可見,這傻不拉幾的家夥才開始說正事:“我和張教商量過,過去試試,那邊也挺高興,咱們跳水隊,還有體操那邊都是他們的香餑餑,聽說這次喊了六十多個人過去,你要不要一起去試試?

你看,我都說了,這一次的奧運會你是沒搞了,再等就是四年,你吃青春飯的,憑什麼老當益壯,要拚也拚兩年後的冬奧會啊。

就咱們的底子,隻要會滑雪,還不是碾壓那些競爭者。

我和你說,滑雪很簡單,跟著哥,哥保教會。”

餘樂沒興趣。

你丫練了十多年的跳水都出不了成績,兩年就想去奧運會,想什麼呢?以為自己還能降維打擊?

“跳水挺好,我就不去了,祝你旗開得勝。”

“你就不給自己一條活路?”

“不是東北那嘎達長大的,我五行缺雪。”

“四年哦,你等的起嗎?拚一下啊兄弟!”

“宅屬性點滿,我就喜歡蹲自己的坑。”

“我們在一起你怕什麼!”

“你就說吧,是不是害怕想讓我陪你?”餘樂突然轉頭,深深看向程文海。

程文海的眼睛快速眨動,過了三秒,沮喪低頭:“樂哥,陪陪兄弟。”

餘樂看他這可憐樣兒:“就勉為其難陪你過去看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