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08章 灶廚下下下(1 / 2)

加入書籤

沈常樂道:“就這還沒完呢,一旁還有一個大盆,即便是泡發的粉條,也是滿滿的一盆好啊。”

“那這個也…………”候振笑道。

沈常樂:“我爸爸看見高興啊,來把這個也fou了!!!”

“我就知道是這句,反正是雁過拔毛沒有不要的。”候振道。

沈常樂道:“我爸想的也沒錯,你說這粉條不拿,剛才那點豬肉不就白拿呢嗎對不對,這下子好,一會兒再找到酸菜齊活了!!!”

“好家夥豬肉酸菜燉粉條,你爸爸這夠講究的啊,還一個菜一個菜的fou?”候振無語道。

“哈哈哈哈哈!!!”

“籲籲籲…………”

台下觀眾再次大樂。

沈常樂道:“這粉條說實話也比較難弄,我爸爸想了半天有了一個主意。”

“哦?怎麼弄?”候振道。

沈常樂道:“你想啊那粉條泡發了不是重嘛,所以第一步就是先用手把這個水全部逼出去,然後幾米長的粉條跟盤頭發似的盤成四五圈,直接繞的我脖子上了,外邊再用哪個大圍脖遮住了。”

“好家夥,你爸爸也是真有辦法。”候振道

沈常樂道:“那必須的,接下來就是找酸菜了,結果抹角拐彎,拐彎抹角,沒找到酸菜找到了一大碗水澱粉。”

“fou???”候振不用猜都知道沈常樂想說什麼了。

沈常樂道:“fou!!!也是一樣的,用手把水澱粉霍愣霍愣,然後把水逼出來跟揉麵粉似的,把水澱粉揉成一個小帽子直接扣在頭上,上麵再蓋上一個皮帽子這算得了。”

“這下算行了。”候振道。

沈常樂道:“不!你彆忘了我這懷裡的東西都鼓出來了啊,一看就是藏了東西的,我這樣一出去保準是個讓發現。”

“那怎麼辦呢?”候振捧道。

沈常樂道:“我們來之前就想好了,當時是大冬天,我外邊穿的是六個x的軍大衣,我來的時候穿上這大衣還耷拉著地呢,現在可好,外邊披上這軍大衣勉強係扣。”

“全撐起來了。”候振道。

沈常樂道:“但是吧,這東西偽裝好了是沒事了,我這走不動道了啊,我一共才一百斤出頭,我這身上背著七八百斤啊,這一走起來就這樣。”

沈常樂梗著脖子,跟腦血栓後遺症似的,一步一步那樣往前挪,看著觀眾一陣的哈哈大笑。

候振道:“那肯定呀七八百斤呢。”

沈常樂道:“主要你這樣走沒事,被彆人看見怎麼得問呀,這時候就看出來我爸爸多聰明了,不知道從哪整出來那麼一根牙簽,讓我拿著邊走邊掏耳朵。”

“掏耳朵乾嘛呀?”候振納悶道。

沈常樂道:“你傻呀,這邊一掏耳朵肯定不可能走快吧,我這慢悠悠走著不就沒人懷疑了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