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15章 115(1 / 2)

加入書籤

hi~小天使,如果看到我就代表你的購買比例不足哦。google搜索"書名本站名稱"有時候更過分,還撓她一下,輕輕咬她一口,叼住她的肉,用牙齒細磨。

宋鶯時請老師給貓上課,給貓買小衣服小玩具,陪貓去喜歡的地方玩。

就算今天貓咬住她折騰了好一會兒,她看在酬勞的份上,也沒跟貓計較。

現在,養了一個多月的貓終於朝她伸出了爪子,還按在她手心。

宋鶯時喜氣盈腮地看著終於乖順了些的貓,哦不,是看著懷絮,道:

“我今天好開心啊。”

懷絮抿唇,故意提起之前的事:“在宿舍那樣對你,你還開心”

宋鶯時喔了聲,道:“那我現在不開心了。”

懷絮看她,眼裡寫滿了“你又要做什麼”。

宋鶯時當沒看到,繼續演她的,索要補償:

“你要怎麼補償我要不今天我們一起睡,你給我唱搖籃曲”

懷絮不動聲色地拿開她手,抬腿往上走:

“你幾歲了。”

宋鶯時跟上去,拖長聲音道:“3――歲――了。”

“……”

懷絮最後還是被宋鶯時帶回了506。

陶欽和陸雪聞正癱在椅子上敷麵膜打遊戲,麵膜還沒洗掉,被宋鶯時一人往嘴裡塞了半個橘子。

剛剛跑步出了身汗,又淋了雨,宋鶯時好想洗個澡。

可一進衛生間計時就停了,她不抱希望地伸出個腦袋看懷絮,等一個奇跡:

“要不要一起洗”

話音落,宿舍裡響起兩聲劇烈的咳嗽。

宋鶯時看著拚命咳嗽的陶欽和陸雪聞。

陶欽:“……我被口水嗆著了。”

陸雪聞:“我我吃橘子噎到了。”

宋鶯時笑道:“我看起來這麼好騙”

不就是沒想到她會問懷絮要不要一起洗澡嗎,這有什麼不能說的。

在她們眼裡,懷絮跟她剛認識,又不熟,不理解也很正常。

照顧陶欽兩人的看法,宋鶯時善解人意地跟懷絮道:“我開玩笑的,你在外麵等我吧。”

說完沒管外頭三個人的表情,宋鶯時拿著衣服鑽進了衛生間。

衛生間裡傳來水聲。

陶欽忍了又忍,沒忍住,用求知若渴的眼神看懷絮,小心翼翼道:

“……鶯時為什麼讓你等她”

誰會洗澡前跟剛認識的朋友說“你等我出來”啊出來能乾嘛

直女說這種話是什麼意思

她好不懂直女。

懷絮沒什麼表情:“我不知道。”

陶欽乾巴巴道:“喔。”

懷絮往外走:“我先回宿舍,等下過來。”

陸雪聞道:“你回去乾嘛”

“洗澡。”

又出汗又淋雨的不止宋鶯時一個人,汗乾了之後黏在身上的感覺很讓人不適。

趁宋鶯時這塊年糕從身上啪嘰掉下來,她回去洗一洗,再過來“工作”。

懷絮走後,陶欽和陸雪聞麵麵相覷。

她們壓低聲音,讓水聲掩蓋住說話聲。

“兩個人消失一晚上,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救命。”

“啊這,不太可能吧”

“我知道,就是下意識想歪了……她們倆這是怎麼回事啊”

陸雪聞表情一言難儘,言語篤定:“肯定有點啥。”

陶欽感受到了瓜的氣息:“你知道什麼是不是,快說快說。”

陸雪聞:“我知道的也不多,就是,今天早上宋鶯時忽然跑我們宿舍,說是來看我,其實呢眼睛一看就在找懷絮,這我還看不出來嗎,而且她還問懷絮去哪了,目的十分明確啊。”

陶欽回想了下:“她出門前隻說要去407。”

兩個人對視,得出結論:

“一看就不是臨時起意。”

“鶯時早有預謀,去教室逮的懷絮。”

“可她製造巧遇乾嘛,她不是直的嗎還是你姬達出問題了”

“你懂過直女”

“……”

因為不懂直女的思維方式,兩個小姬崽的聊天陷入僵局。

末了陶欽總結道:

“就鶯時這顏值和性格,主動出擊誰頂得住啊,萬一……我已經開始同情懷絮了。”

本來準備回宿舍的陸雪聞不走了,和陶欽一起暗中觀察。

宋鶯時洗完澡出來後,出來第一句話就是:

“懷絮呢”

眼看著宋鶯時二話不說要拿起手機找人,陸雪聞忙道:

“懷絮去洗澡了,等下就來。”

宋鶯時放下手機,喃喃自語:“她最好快點回來。”

聽得陶欽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宋鶯時吹頭發的時候,陶欽和陸雪聞默默打開微信群。

陶欽:同情懷絮的同時,感覺有點甜怎麼回事

陸雪聞:你清醒點,不該磕的糖彆磕不要靠近直女,會變得不幸.jpg

陶欽:我我我努力控製qaq

陸雪聞:你還說鶯時長在你審美上,怎麼這樣

陶欽:我有自知之明,懷絮的絕色顏值才能配上我姐好吧

陶欽:這麼一想更配了怎麼回事……

陸雪聞:!顏值角度來說無法反駁

唯一不在封閉訓練的群裡第三人冒泡。

虞笙:你們在說什麼

……

宋鶯時吹風機拿起來沒一會兒,懷絮回來了。

直到宋鶯時完成任務才放她下班,陶欽看著時間,發現懷絮在她們506又待了一個多小時。

也沒見乾什麼,就是不走,奇了怪了。

陶欽努力讓自己彆多想,還是忍不住浮想聯翩。

換彆的練習生串門她們都覺得很正常,但這是懷絮啊。

懷絮長成那禍水模樣,想不出名、想讓人不關注她都難。

這麼多天下來,就沒見懷絮跟誰走得近過。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讓她怎麼不腦補!

-

這次艱難的特殊任務完成,宋鶯時成功入賬72h生命值。

後麵幾天的任務恢複刷新,多是白給的日常任務,宋鶯時這條脆弱的生命暫時苟住了一波。

兩周的封閉訓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課程充實到讓人來不及喊累,在各個教室接受的教學、舞蹈室形體室流下的汗水,足以讓這批練習生們改頭換麵,精神麵貌煥然一新。

等封閉訓練結束,再想起剛來的那天,又會覺得時間過得真快。

離開新校區的那天是一個涼爽的陰天,大巴車停在宿舍樓下。

大家穿著來時的衣服,拖著來時的行李箱,看似一切都沒變,但從這裡帶走了什麼隻有每個人自己知道。

宋鶯時在車肚前排隊放行李,回頭看宿舍樓。

她身前的懷絮放完行李,轉身看宋鶯時還在走神,曲指叩了叩她的箱子:

“輪到你了。”

宋鶯時不知在想什麼,好像沒聽到。

懷絮幾不可察地歎口氣,乾脆直接拿起宋鶯時的行李箱,幫她放好。

手裡的行李箱被拿走,宋鶯時這才轉身回來,朝懷絮一笑:

“謝啦。”

說完宋鶯時也不上車,懷絮見她往前麵那輛節目組的車走,找到石芷,說了兩句話,而石芷笑著點頭。

沒一會兒,石芷召集練習生們:

“要走了,我們大家拍個合影留念吧。”

懷絮這才明白宋鶯時跑去找石芷說什麼了。

宋鶯時十分自然地去拉懷絮手腕,往合影的台階上走:

“來拍照啦,我們個子高,站後麵點。”

陶欽和陸雪聞立刻跟上:

“鶯時鶯時我也要跟你站一起。”

“室友你怎麼不喊我一起你好冷漠。”

懷絮被興致勃勃的三個人圍住,把她安排的明明白白,直接帶到合影的位置站好。

因為身高問題,陶欽委屈巴巴地偷偷踮腳,才勉強能站在宋鶯時身前那排。

陸雪聞站在懷絮身邊,笑得露出小虎牙,又帥又可愛。

宋鶯時身邊是一位二班的練習生。

宋鶯時在舞蹈課上糾正過她的發力點,她被宋鶯時誇的臉紅。

從那之後,懷絮見她舞蹈課敢跳多了,也敢站前排了。

現在她站在宋鶯時身邊合影,笑得靦腆,耳垂又悄悄紅了。

陶欽身邊、也就是懷絮身前的兩個女生也有點眼熟。

好像是雨夜那晚路過一樓大廳、吃了宋鶯時的橘子的三班練習生。

懷絮慣常獨來獨往,今天大家站在一起她才知道,原來不知不覺中,她已經認識了、接觸了這麼多人。

陰雲逐漸散開,陽光穿透雲層,投下淺淺薄薄的金色。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