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四百四十六章十九歲(1 / 2)

加入書籤

第四百四十六章十九歲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西南戰域大本營的樓頂,夜色之中,一老一少兩人盤膝坐在天台的邊緣,對那數十米的高空視而不見,兩人都抬著頭,看著月朗星稀的夜空。

那老者臉上帶著笑容,似乎是有些喝多了,豪邁的抓著酒瓶,放聲大笑,吟唱著一句句牛頭不對馬嘴的詩句,每一句都令人耳熟能詳,可卻又接不到一起去。

一旁的青年時不時地喝上一口酒,笑眯眯的看著那老者,從始至終沒有說話。

許久之後,老者突然歎了口氣,臉上的笑容漸漸地收斂了起來,微微低下頭去,沒有再看天上的繁星點點,而是目光有些空洞的看著眼前的虛空,輕聲開口。

“天行,我已經很多年都沒有這樣喝過酒了,也很多年沒有看過天了......你知道為什麼嗎?”

一旁的青年,便是下午剛剛從南藏趕回來的葉天行,而那老者,便是司徒南。

聽到司徒南的問題,葉天行沉默了下來,片刻後輕輕點頭。

“我知道。”

司徒南抬起眼皮,看向他。

“哦?說說看,為什麼?”

葉天行笑了笑,那笑容中一片平靜,可是近在咫尺的司徒南依舊從葉天行的目光深處,看出了一絲絲淡淡的悲傷。

“因為......你覺得天上那些星星,不是星星,是眼睛!”

這句話,在這樣的場合說起,若是一些膽小的人聽了,甚至會覺得毛骨悚然!

可是司徒南聽了,卻愣在了那裡,剛剛舉起的酒瓶也頓在半空。

他怔怔的看著眼前的葉天行,久久沒有任何動作。

不知何時,司徒南的眼中,淚水緩緩流淌下來,無聲無息,卻止不住。

葉天行眼瞼低垂,沒有人能看到此刻他的眼神。

司徒南嘴角扯了扯,突然狠狠地抹去了臉上的淚水,聲音有些嘶啞的開口。

“你小子啊......”

隻說了半句,他便說不下去了。

因為他知道,葉天行之所以懂他,不是因為葉天行會讀心術,也不是因為所謂的狗屁知己一類的理由,而是因為,感同身受!

因為葉天行,也同樣如此!

“什麼時候開始的?”許久之後,司徒南突然莫名其妙的問了一句。

若是旁人在場,必定聽不懂他在問什麼。

不過此時的兩人,卻都心知肚明。

葉天行剛剛那句滿天繁星如眼,不是一種比喻,是真的那麼覺得!

司徒南,葉天行,他們是真的覺得那天上閃爍的無數星辰,就像是無數雙眼睛一樣!

所以,他們才不敢抬頭看!

但這,並不是天生的,所以司徒南在問,葉天行是什麼時候有這樣的感覺的?

葉天行仔細想了想,苦澀的笑了笑,輕聲道:“大概,是十年前吧......”

司徒南愣了一下,有些詫異。

“十年前?我還以為你會說四年前呢!這種傷春悲秋的事情,難道不是我這樣的老家夥,或者是經曆過大變之後才會有的嗎?十年前,你還在戰場上征戰吧?那時候就有這種感覺了?”

葉天行抬起頭,臉色一片平淡。

“十年前,南疆閃擊戰,你還記得吧?”

司徒南臉色大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