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59章 求銀票,金票!(1 / 2)

加入書籤

離歌看著秋雲撲向了她的父親秋作。

秋作的魂魄在被發現的時候,怨氣衝天。

甚至直接往惡魂的位置發展,若不是它還有一絲絲的牽掛,那麼極有可能直接變成鬼。

黑白無常他們找到秋作的魂魄時,這個家夥還妄圖攻擊他們,真的是瘋狂。

黑白無常輕易就捕捉住。

緊接著將他魂魄裡麵的惡先分離出來,畢竟哪怕是成為魂魄,隻要是做了惡,也依舊要得到懲罰,不管你是因為什麼而墮落成惡魂。

“爸!”

秋雲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能夠跟父親再次見麵。

“孩子……”

秋作則是老淚橫流,他自己死的時候,最擔心的就是他那還沒有成年的女兒。

死後!

遊蕩於陽間,壓根找不到回家的路。

也找不到讓他丟了性命的仇人。

那一口咽不下的怨氣,讓他發狂,讓他不斷的襲擊自己遇到的魂魄,或者人類。

而劉奎!

他看著秋雲自己的妻子抱著她父親,有點不知所措,因為在他認識秋雲並決定幫她打官司前,秋作已經死了。

他是被那個富家子弟撞死的!

原因僅僅隻是因為,秋作騎著小拖車擋路了。

就是因為這麼一個原因,他就被撞死了。

結局,僅僅是草草的了事,因為監靈局介入了,裡麵有敖烈的人,這件事純屬被當成了靈異意外,但秋雲清楚不是。

因為當時,她也在車上。

隻不過她運氣好,沒有受重傷。

之後,敖烈知道自己撞死了一個普通人也沒有在意,因為監靈局裡麵,他的人會幫他處理,畢竟這種事情他已經習慣了。

而且牽扯到大家族的層次,監靈局也必須出麵。

不過敖烈礙於監靈局那幾個天師的麵子,還是拿了100萬賠償秋雲,可是層層剝削下來,到秋雲手中也就剩下不到5萬的錢財。

她很憤怒,也很無奈!

她用儘全身力氣,用儘她知道的方式,最終連敖烈都沒見到,反倒是被人打斷了腿。

落魄,帶著殘疾的軀體,回到家鄉。

秋雲成了孤身一人,但好在家鄉的人卻依舊那麼的淳樸,她受到了村子人多人的照顧,畢竟以前他爸爸在村子裡是老好人,各種幫助彆人。

隨後,秋雲自己也學會了編製竹籮筐。

那5萬塊,她一點都沒有用。

她要留著,等著有一天,她可以將錢丟在那個人麵前,並且大聲告訴他,我不會原諒你,我不要你的臭錢。

“孩子!你辛苦了!”

“爸,沒用!”

秋作這種清醒的狀態是暫時的,等斷罪結束,他魂魄分離出來的罪孽和惡會重新融合回去,變成惡魂。

“不會的!不會的!”

“小雲知道,爸爸很偉大!”

秋雲眼眸全部都是淚花!

對於她來說,她的爸爸真的很偉大。

媽媽死的早,是他的爸爸靠著一輛小拉車,幫人拉各種東西維生,每天都是汗流浹背,每天都是對她充滿了微笑。

仿佛再苦再累,隻要一看到她,就不累了。

“爸!”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