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60 章 (太子妃的育兒經)(1 / 2)

加入書籤

翌日便是大禹皇帝宴請各國使臣的日子。

宮宴在禦花園附近的景崇殿舉辦。

這次的宮宴較為正式,出席的都是文武百官,女眷倒是沒有多少人,除了內命婦外,外命婦以三品朝臣女眷為主。

時間差不多時,裴織前往慈寧宮,接著會和太後、後妃以及進宮的外命婦等一起前往景崇殿與宴。

來到慈寧宮,時間不早不晚,這裡已經有不少人。

“哎喲,我們剛說太子妃,太子妃就到了呢。”樂平長公主討喜的聲音響起,殿內的人都朝著裴織看過來,臉上都是笑盈盈的。

裴織過去給太後行禮請安,略帶歉意地道:“皇祖母,是孫媳來晚了。”

“你沒來晚,是她們來早啦。”太後朝她笑,讓人給她看座,絲毫沒有責怪的意思。

往往像這樣的宮宴,眾人都是寧可早到也不會踩著時間點來,就怕自己踩著時間點來時,其他人早早地到了,倒顯得自己好像遲到,讓整殿的人都在等自己一個人似的。

這種事時常發生,以往也有人故意拿它作伐子,掐著時間來的人往往成為攻擊的目標。

裴織雖然也沒踩著時間來,甚至還早到一些,可架不住其他人比她更早。

若她單單隻是太子妃,也架不住有心人拿這事刺她,說得多了,遲早會引起眾怒,太後心裡也不會太高興。

偏偏她現在風頭極盛,就算太後也不會蠢得給她難堪。

見太後不在意,殿內的人就算心裡不愉,也不敢說什麼,麵上都是一副笑模樣。

裴織坐下後,朝看過來的溫如水微微頷首,笑問道:“你們剛才說我什麼?”

樂平長公主笑盈盈地說:“說太子妃你真能乾,你莊子裡種的那草莓可是今冬京城裡最受歡迎的新物兒,不知有多少人為能吃到草莓而備感榮幸。”

這草莓不僅新奇,而且它是由太子妃的莊子種出來的,也代表某種權威和榮幸,能吃到草莓的人家,都以此為榮。

裴織笑道:“多謝樂平姑母誇獎,其實也不是我的功勞,多虧福寧郡主呢。”

見眾人的目光都落到自己身上,溫如水有些臉紅,不過還算鎮定,在眾人誇她時,也是落落大方地回應,客氣了一番。

認識溫如水的人都不由有些驚訝。

溫如水是麗貴妃的外甥女,第一次被麗貴妃帶進宮裡拜見太後時,緊張又膽怯,那副怯懦慌亂的模樣,看著就沒什麼出息,和被鎮北侯府精心教養長大的齊幼蘭比,相差甚遠。

誰能想到,不過一年多時間,她就變了個模樣。

她不僅被皇上冊封為郡主,人也變得大方、鎮定,舉手投足間洋溢的疏朗自信,讓人眼前一亮。

據說這都是太子妃教、調的成果。

明明京城裡那麼多貴女,也不知道太子妃為何偏偏挑中她,不僅給她作靠山,暗中支持她做生意,據說還給她出了不少主意,還和她一起搗鼓出高產糧食。

糧食是國之根本,意義非凡。

光是這份功績,溫如水的未來就不會太差。

這一切都是太子妃給的,若沒有太子妃在背後支持,就算溫如水有再多的能奈,隻怕也無法如此順利。

不少人心裡都疑惑,這溫如水到底有什麼特殊的,竟然讓太子妃如此拉拔她?

太子妃不拉拔娘家姐妹,不拉拔婆家人,偏偏拉拔一個投奔鎮北侯府的孤女是怎麼回事?就算要借機幫太子拉籠二皇子,那也應該拉拔二皇子妃吧?

隻是不管他們怎麼看,溫如水看著都挺平凡的,實在看不出什麼出色之處。

這樣平凡的貴女,京城裡大把,有太子妃這樣的提拔,都能闖出一片天地,溫如水能做到,其他人自然也能做到。

今春那會兒,因為溫如水在宮裡出事,不少人還在暗地裡嘲笑過她和麗貴妃。

縱使麗貴妃和二皇子能仗著鎮北侯府受寵,可還不是被人輕易算計了?聽說那時候溫如水的下場挺慘的,在宮裡養了一個月的身體才好轉。

可轉眼間,人家就被封為郡主,可以自由地進入宮廷,還和太子妃成為好姐妹……

嘖,光是這麼一想,就忍不住酸了。

溫如水掐住手掌心,麵色如常地坐在那兒,承受眾人的注目。

她暗暗擦了把汗,覺得這時代的女人可真不容易,若是活得平凡些,就要被人瞧不起,還要被拉踩,活得身不由己;若是出色一些,又成為世人的眼中釘、肉中刺,不管去哪裡都要時刻注意,以防被算計。

裴織和太後聊了會兒,看向坐在麗貴妃身邊的二皇子妃齊幼蘭。

齊幼蘭的肚子還沒顯懷,加上冬天的衣服寬大厚重,壓根兒就看不出懷孕的樣子。

“二弟妹,恭喜啦。”裴織笑著說,“有三個月了罷?”

齊幼蘭含笑道:“正好滿三個月,出門無礙了,所以今兒便求了二殿下帶我進宮,給皇祖母請安。”

說著,她雙手輕輕地覆在小腹,滿臉都是母性的溫柔。

裴織眨了下眼睛,不禁和她聊起孕婦的注意事項,以及育兒經。

周圍的人目光似有若無地轉過來,聽見太子妃和二皇子妃聊這種話,不禁有些詫異。

她們還記得上個月因為流言之事,太子在康平長公主府鬨的那場,導致康平長公主如今仍是臥病在床,連這樣的宮宴都推托身體不適,不能前來參加。

康平長公主的身體一向健康,怎麼可能養了一個月的病還沒好?

估莫是沒臉見人,所以才會稱病在家,連宣儀郡主也跟著沒臉見人,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人前。

雖說上次的事,康平長公主是自作自受,但太子那通胡鬨,著實過份了些。

不管怎麼說,康平長公主都是太子的長輩,太子不管不顧地跑去公主府大鬨,實在不可理喻,很多人私底下說起這事時,都是滿臉不讚同,覺得有失儲君風度。

可也有不少人覺得,太子此舉不僅能有效地製止流言,也能為太子妃出氣,就算胡鬨,也不失真性情。

也很符合太子的脾氣。

誰不知道太子的脾氣不好,他都沒對康平長公主做什麼,可見他還是手下留情的……

總之,世人對這事的看法不一,褒貶不一,甚至有些人還改變對太子的印象,覺得他是個可靠的,嫁給他的女人會幸福。

瞧瞧太子妃,不就是個例子。

以前都是她們看走眼,因為太子脾氣不好,都以為嫁給他的女人不幸,說不定在他發脾氣時,還會被他賞鞭子。

可太子妃嫁過去後,東宮平平靜靜的不說,太子對太子妃的敬重和寵愛可是有目共睹。

畢竟可沒哪個妻子跑去莊子裡一住就是十天大半個月的,太子還能跟著一起去的。

皇上和太後對這事沒說什麼,要說太子沒在其中周旋,誰相信?

也因為這事,太子妃成為京城很多女人羨慕的目標。

每當那些女人和寵愛妾侍的丈夫吵架時,就會拿太子對太子妃如何來說事,鬨得那些男人都受不住,不得不退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