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66章 第166章大結局(1 / 2)

加入書籤

第166章大結局

馬上就是陵城的羊絨交易了,最近沈烈和冬麥都忙厲害,一方麵瑞士的封先生和法國的服裝商即將來到陵城,大家將就進一步合作事宜商談,另一方麵,國際羊絨交易緊鑼密鼓地準備著,作為陵城羊絨領頭羊的三美集團,自然各方麵都要做好準備,銷售員要備戰交易,技術員憋著一口要讓自家羊絨製品以最好的狀態呈現國際客商麵前,其餘方方麵麵『操』心的多,樣品展示,廣告宣傳冊子,名片,以及送的隨禮,處處都要經心。

而這時候,林榮棠的案件終於有了大的進展,甚至把王秀菊也帶過去問話。

具體怎麼被問話的不知道,反正回來,王秀菊嚇臉都白了,眼睛是直的,走路差點摔那裡。

王秀菊本來年紀就大了,頭瘦弱,蹲了十年大牢出來,整精神都和普通差很多,膽怯畏縮,卻處處貪婪,時不時瞪著一雙小眼機警地看著周圍,滿臉防備。

今遭受打擊,簡直是風中落葉一般,好像一捏就碎,絕望地走出火車站,恍惚中卻恰好看到了史密斯太太。

原來史密斯太太鬨騰了一番,給英國大使館打電話,卻無濟於事,便開始和陵城鬨騰著要撤回投資,而且不履行什麼賠償責任,覺這是這群欺騙自己,上當了。

誰知道這時候,公安局傳來消息,說是要讓史密斯太太過去協助調查。

最開始史密斯太太還是不太懂,來打了一番電話谘詢,谘詢完,老臉煞白,突然意識到,自己被坑了,而且是被林榮棠坑了

自己無意中,也成了幫凶,協助了林榮棠。

就算自己不是故意的,但看起來,一切說不清楚了。

於是這一天,史密斯太太收拾了行李,保安的陪同,匆忙過去火車站,要回國,要離開這黑暗的破地方,也受不了,至於一千萬美元,隨他們去吧,不要了!

史密斯太太匆匆忙忙,幾乎可以說是忐忑狼狽。

剛剛被問話的王秀菊出了火車站,卻恰好一眼看到史密斯太太,便哭了,絕望地哭了,哭著說:“你想想辦法救榮棠啊,現我隻指望你了!”

史密斯太太隻見過王秀菊一次,對厭惡至極,覺這很不讓理解,甚至於王秀菊說的那些帶口音的話,也不太聽懂。

現隻聽到王秀菊說“林榮棠”,便惱怒起來,自己竟然要被連累了,怎麼可以提tang,不想知道關於這男的任何事。

騙子,都是騙子。

偏偏王秀菊嘰裡呱啦地哭著,甚至抬要扯史密斯太太的衣服。

史密斯太太大驚,身邊的保安上前,趕緊將王秀菊扯開。

王秀菊被扯開,看史密斯太太不搭理自己:“你什麼意思?你之前不是和我家榮棠搞對象?現我家榮棠被關起來,你就不認我了?我可告訴你,看你是外國,可你也是我兒媳『婦』,你是兒媳『婦』,你就想辦法,我兒子進去了,你幫我養老!”

史密斯太太根本聽不懂王秀菊的話,詫異地看向旁邊的保安,保安是中國,約莫聽出王秀菊的意思,就給史密斯太太翻譯了。

史密斯太太驚訝:“ohmygod,我應該養?給養老?”

保安其實翻譯出這話也覺有點寒磣,你一六十多歲老太太去找一八十歲老太太養老,還說什麼你兒媳『婦』?這怕不是一瘋子!

不過保安還是硬著頭皮點頭:“是。”

史密斯太太:“不要理,我們上火車。”

現最要緊的是趕緊離開中國!

當史密斯太太推開王秀菊,就挪著步子往火車站走,時間不多了。

此時的王秀菊,唯一的希望就是史密斯太太了。

坐了十年牢,吃儘了苦頭,兒子把保外就醫,總算脫離了那種痛苦的生活,或許那十年太痛苦了,覺自己應該到彌補,兒子帶給自己的榮華富貴,還沒享受夠。

怎麼就這麼沒了呢!

史密斯太太是唯一抱住的一根木頭。

眼看著史密斯太太要離開,王秀菊瘋狂地撲過去:“不行,你不走,你是我兒子對象啊,你不這樣對我兒子,你玩弄了我兒子感情,你給我錢,我要美元,美元!”

史密斯太太無法理解地看著王秀菊,不可思議地搖頭。

保安上前,直接將王秀菊推到了一邊:“滾,你要不要臉!”

王秀菊被推倒地上,史密斯太太經此一役,喘籲籲,不過心裡急,拎著包包傴僂著腰,喘著大往火車站走。

王秀菊絕望了,躺地上賴著不起來,打著滾地哭喊:“兒媳『婦』打婆婆了,兒媳『婦』打婆婆了,和我兒子搞了就不認我了,這世上還有天理嗎!?”

這麼哭鬨著,有看到了剛的一幕,都有些納悶,心說哪有你兒媳『婦』,旁邊一包子鋪老板就上前問了,王秀菊:“就那外國,就是!”

大家一聽,差點噴笑出聲,這叫啥事,腦子有問題吧?

不過笑著間,就有想起來了,明白這是咋回事了:“你就是那林榮棠的媽吧?林榮棠自己不行,是假男,竟然還傍了一八十歲老太太,你不嫌丟,我們可嫌丟中國的,也丟我們陵城的!”

於是大家夥都恍然了:“就是那羊絨交易的布現場被抓的林榮棠,他『奶』『奶』的,這是丟丟到了首都啊!”

要知道,羊絨交易是大家千辛萬苦盼來的,誰都知道這對陵城意味著什麼,不說的,就連陵城的基礎建設,都瘋狂地修了一三星級賓館,重建了火車站,還修了交易大的大廳,這是多大的投入啊,大家憋足勁兒想把羊絨交易做好,就算不是做羊絨生意的,其它生意也想借著這機『露』『露』臉,看看外國,帶帶自家的銷量。

結果呢,好好的一布,上央視,上民日報,他們竟然當場表演被警察抓?這幸虧是沒引起什麼大陣仗,不然就怕把羊絨交易給搞砸了!

大家怒啊,一地指著王秀菊的鼻子嫌棄。

“你也忒不要臉了,你還是中國嗎?還是嗎,巴著家八十歲老太太喊兒媳『婦』?”

“我要是有那樣兒子,我直接給掐死!不嫌丟中國的臉!”

“你家這真是丟丟到國外去了!”

王秀菊滿地打滾,痛苦,絕望,茫然,現聽到大家夥這麼罵,腦子裡懵懵的:“關你們什麼事,你們見過大金鐲子嗎,你們見過瑞士表嗎,你們懂啥!”

“我呸!”

就有些年輕盛的,拎起旁邊的一大鐵勺子就扔過去,那勺子是包子鋪用的,本來放那裡晾著,不曾想就被抓住,直接扔過去。

一大鐵勺子就這麼砸王秀菊臉上,連帶著黏糊的湯汁,王秀菊疼嗷嗷叫,起來就嚷:“殺啊,殺啊!”

砸的那其實很年輕,一時衝動而已,看到這情景,也有點怕。

這時候,就見幾公安從火車站方向過來,大家看看情況不對,有些害怕,全都散了,那年輕也跟著跑了。

群散了,那幾公安過來,公安卻是押著史密斯太太一起過來的。

王秀菊捂著自己的臉,看到公安抓史密斯太太,高興直蹦高:“你不孝順婆婆,活該被抓,你這死老媽子,你死大牢裡吧,活該!”

史密斯太太就這麼被公安從火車站揪出來,哪裡還顧上搭理王秀菊,老臉鐵青,走路都顫巍巍的,最還是被公安扶上警車。

王秀菊用袖子擦了擦臉,意了一番,想著自己該去哪裡。

現當然不敢回鬆山村,回去肯定被笑話,聽說老林家的祖墳都被挖了,你說這日子怎麼過?家裡那破宅子也看不上了!

最想想,還是去找了林榮陽,林榮陽現依然開著一修車鋪子,生意一般,就是勉強混口飯吃,租著家的一間小破平房,見自己老娘來,歎了口,也隻養著了。

不過王秀菊很快就住不慣了,林榮陽那小平房太小了,恰現天冷了,沒有暖,燒煤嗆一直咳嗽,出獄就住林榮棠給提供的大房子,哪裡受過這種罪,以為現大家日子好過了全都是暖那麼舒服,自然對林榮陽多有抱怨,時不時叨叨,嫌棄林榮陽沒本事。

時候一長,隔壁都知道林榮陽的這娘愛抱怨嫌棄,也有的知道這王秀菊就是那林榮棠的娘,偏偏這時候林榮棠給判刑了,說是倒賣文物,販毒,還搞□□,給判了無期徒刑。

王秀菊痛哭失聲,跑過去打聽,問那史密斯太太,史密斯太太也被牽扯其中,不過年紀太大了,是英國,最還是被引渡回英國,接受英國法律處罰了。

至於中國,這輩子也不可來了。

這子王秀菊徹底傻眼了,沒有指望了,風燭殘年,沒辦法,兒子一起住這破平房裡,修自行車為生。

冬麥有一次開車經過,還看到王秀菊寒風中收拾雜物,裡都皴裂了。

據說村乾部見過,意思是可以回去村裡,申請低保,但是王秀菊哪有臉回去,隻留城裡活受罪艱難度日。

而這時候,法國服裝製造商懷恩先生和那位瑞士的封先生,也終於踏上了中國的土地,為示重視,沈烈親自驅車前往首都迎接,之一路開車回來。

首都距離陵城三百公裡,開車大概多小時。

一路上,大家相談甚歡,車子開到半截還沒到陵城的時候,已經把這合作項目口頭訂了來,大家都是乾事業的,這位懷恩先生也一直有意進軍中國服裝市場,不過從實力上來說確實競爭不過其它法國品牌,且也怕來到中國水土不服,今有沈烈這當地生廠商合作,倒是助益不少。

而沈烈則是看中了懷恩先生企業的製造經驗和背景,以及先進的設計理念,要說服裝,中國設計這一塊比起外國還是不行,果和家合作,倒是補全自己的短板,當然,依什麼方式來合作,契約式還是合資式,這都需要細談,從沈烈的角度,他是想借著外國服裝生廠商的優勢來提高自己的力,從長遠來看,還是要做自己的品牌,而外國服裝生廠商家是想來中國掙錢,大家的目的不同,最好是找到一種適合雙方的合作方式。

封先生見他們相談甚歡,這合作基本可以成,也是替沈烈高興,他瑞士和沈烈相處數日,曾經深談過目前中國紡織業展的方向,對這年輕非常欣賞,這次回來,他也有意陵城展自己的事業進行投資。

一行到了陵城,江春耕和冬麥前來迎接,已經訂好了陵城賓館最好的房間,也訂了陵城大酒店的包廂,可以說是抱著最大的誠意來款待。

冬麥出現的時候,沈烈注意到,封先生的臉『色』驟變,他怔怔地盯著冬麥,竟然半天沒反應過來。

沈烈心裡加確定了,不過當不動聲『色』,依然招待封先生和懷恩先生。

席間冬麥並沒出現,隻有江春耕和公司兩專業經理陪著,一起商談合作事宜,沈烈可以感覺到,封先生多少有些心不焉。

他心知肚明,不過卻故作不知,最連懷恩先生都好奇:“feng,你是有什麼事嗎?”

封先生忙道:“沒事,沒事,可我一路舟車勞頓,有些累。”

大家一聽,便說那就早點休息,於是散了飯局,沈烈親自送懷恩先生和封先生過去陵城賓館。

沈烈送懷恩先生回去房間,出了走廊,便看到封先生正站那裡,顯然是等他。

沈烈笑著上前:“封先生,是有什麼問題嗎?”

封先生欲言止。

沈烈:“樓有咖啡廳,我們過去坐一坐?”

封先生點頭。

於是過去了咖啡廳,這時候已經晚了,自然不適合喝咖啡,於是兩各自要了一杯水。

封先生望向沈烈:“有私的問題,冒昧之處,沈先生還請見諒。”

沈烈:“封先生,昔日我過去瑞士,多虧你鼎力相助,今封先生來到陵城,我自當儘地主之誼,有什麼問題,封先生儘管說就是了。”

封先生沉默了片刻,終於開口:“沈太太和我一位故神似。”

沈烈其實今天一直不提,也是有試探的意思,畢竟封先生海外多年,就算不曾結婚生子,但到底是怎麼想的,誰也猜不到,他作為生意夥伴也不可貿然去談論這種問題,所以最好的辦法是請他主動開口。

今聽到他這麼說,沈烈便笑了:“是嗎?竟然有這麼巧的事,封先生那位故是瑞士嗎?可有照片?”

封先生歎了一聲:“我已經三十多年不曾見過了。”

沈烈:“這樣?”

封先生:“不知道沈太太姓什麼,是哪裡?”

沈烈:“我太太姓江,是陵城麵村子的,當初屬於油坊公社的東郭村。”

封先生顯然有些失望:“姓江啊,今年什麼年紀了?”

沈烈便把冬麥的出生年月說了,看著封先生眼中瞬間迸『射』出的激動,他道:“不過我太太從小是由養父母養大的,的親生父母本來是當地的知青,來卻離開了,隻是被養父母收養長大,一直到十年前,機緣巧合,竟然遇到了親生母親,這認了親。”

封先生神情震動:“親生母親?的親生父母姓什麼?”

沈烈:“姓蘇,首都,現已經退休了,就和我們一起生活。”

封先生聽那“蘇”字,整猛地站了起來,他不顧一切,握住了沈烈的:“呢,哪裡,告訴我,哪裡,我要見!”

沈烈平靜地看著他。

封先生這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隻好放開了沈烈的,但是情緒激動,難以壓抑:“沈先生,你所說的這位蘇女士,應該是我的一位故,我和已經失散多年,我想見見,果方便,請讓我見見。”

沈烈:“封先生,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和我嶽母提起這件事,確認,果確實是你口中提到的故,那就巧合了,自然見一麵。”

封先生顯然是有些不甘心,不過現已經晚上十點多了,貿然跑去確實不合適,隻好勉強按情緒,點頭道:“好,沈先生明天記一定提一。”

沈烈答應,和封先生告,封先生略猶豫了,卻道:“沈太太——”

沈烈當然知道封先生要問什麼,他應該已經猜到,冬麥就是他的女兒。

不過沈烈現並不打算說,無論老一輩有什麼恩怨情仇,那都是上一輩的事,他這並不適合說這,一切留到明天,讓他們兩自己去說吧。

於是他故作不知:“封先生,你是想問?”

封先生咬了咬牙,苦笑一聲:“沒什麼,我就是想說,沈太太和的親生母親長很像吧。”

說著這話的時候,他眸中泛起惆悵的回憶。

沈烈點頭:“是。”

******************

回去家裡已經快十一點了,冬麥沒睡,蘇彥均也沒睡。

蘇彥均聽到汽車聲響,知道是沈烈回來,竟然從沙上直接站了起來,顯然也有些迫不及待。

反倒是冬麥勸:“媽,你可穩住,當年到底怎麼回事,你需要一交待,咱不自『亂』陣腳。”

蘇彥均點頭:“冬麥,我知道,我就是想起來過去,總是有些遺憾。”

果當年不是誤以為女兒已經不世,應該去找封越涵,不就那麼無聲息地分了,果不是因為女兒沒了,來封越涵給寫越洋信件的時候,試著回應,好歹給雙方一機,但是拒絕了。

為什麼?因為女兒沒了,不願意回憶,因為女兒沒了,心存愧疚,並不想見到封越涵,這一切都提醒,女兒就那麼沒了,因為自己的疏忽大意沒了。

但是造化弄,冬麥活好好的,因為這,活生生錯過了三十二年!

不知道應該恨誰,恨自己太傻嗎,還是恨父親當年的阻攔?

其實今的多少猜到,父親隻是拆散自己和封越涵罷了,他來急病而亡,臨終前嘴唇一直動,牽著自己的不放,他應該是想告訴自己的。

隻是當時他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所以恨不了父親,隻恨造化,恨緣分。

說話間,沈烈進家了,蘇彥均的目光馬上落沈烈身上。

沈烈便將和封先生晤的情況說了,蘇彥均半天沒說話,之轉身,捂著嘴巴進屋去了。

沈烈和冬麥麵麵相覷。

看來兩位老家經過了長達三十二年的分離,依然彼此掛念著對方。

這些年,冬麥也見過那些台灣歸來的遊子,當年匆忙離開,扔了妻兒大陸,過去台灣一般重新娶妻生子了,時過境遷,十多年,已經白蒼蒼的時候,大陸改革開放了,回到家鄉,重遊故地,這知道,原來昔日的妻就那麼一直等著自己,苦苦地等了十多年。

西裝領帶穿著皮鞋的歸國台灣同胞和倚著門檻遠望的年邁『婦』,成為了這幾年常見的一幕。

畢竟這世上愛情美好,也終究敗給了漫長的歲月,男女骨子裡的差異便走向了不同的路。

女大多選擇堅守,男大多選擇屈從。

兩位老家,失去音訊長大三十二年的光陰裡,竟然都未曾婚嫁,可以說,這幾乎是童話一般的美好故事了。

洗漱回到房間,冬麥想了想這事,忍不住感歎:“果我們分三十年,你是不是已經另外娶了,你等著我嗎?”

沈烈:“瞎想什麼,睡吧。”

冬麥卻不放棄這問題:“你說啊!”

沈烈:“這問題沒法回答。”

冬麥便哼了聲,從被子裡伸過去,輕輕擰了他一把:“你是不是根本不等我三十年?”

沈烈好笑,一把將摟過來,低頭親臉頰:“就知道傻想,這問題,對我們來說根本不存。”

冬麥:“我就是說假,假分開三十年呢,你就不假一嗎?”

沈烈:“不存假。”

冬麥失望:“為什麼?”

沈烈無奈地笑,捧著的臉,壓低了聲音,認真地道:“果我們分開了,那我一定不放棄,一定找你,直到把你找到。”

***************

第二天,一大早蘇彥均就起來了,穿戴整齊,稍微化妝,之拿了噴壺去花園裡澆花,澆完花,回房間彈琴,琴聲悠揚動聽。

但是冬麥卻知道,媽媽的心並不平靜。

聽著那琴聲,想象著許多年前,那年輕單純的媽媽,那因為愛情而沉醉,卻最終天各一方三十多年和愛不相見的媽媽,多少也有些感傷,畢竟生有幾三十二年。

這時候,沈烈已經聯係了封先生,因為還有懷恩先生需要陪,就商量好了,由江春耕陪著封先生蘇彥均冬麥見麵,而沈烈則陪著懷恩先生參觀工廠,並和公司高層探討合作的事宜。

封先生那裡自然沒問題,一疊聲答應了。

吃過早餐,江春耕來了,大致的情況他已經聽說了,自然也是意外,誰想到還有這種巧合的事情呢。

他開車帶著蘇彥均冬麥,趕過去和封先生約好的咖啡館,一路上,蘇彥均難免有些緊張,竟然緊緊地攥著,冬麥意識到了,輕輕握住的:“媽,沒什麼,你放鬆一些。”

蘇彥均:“我知道,我隻是——”

隻是什麼,自己也說不清。

當年還那麼年輕,現卻已經五十多歲了,即使保養好,頭也要白了,皮膚也有了皺紋,這就是歲月,歲月那麼一彈指,蟬鳴聲中,槐樹林旁,忐忑等著自己愛的小姑娘就沒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