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18章 蘇淮安&蕭璉妤4入贅,嫁人。……(1 / 2)

加入書籤

==一百一十八章番外一==

(蠱『惑』)

月『色』灑了一室。

她著緞湖藍『色』荷花紋樣的肚兜,側躺在拔步床上。

皮膚白的晃眼,一雙杏眸波光瀲灩,咬唇望著他,又純又欲,簡直勾魂攝魄。

蘇淮安定在原處,如浮雲端,見海上明月,根本移不開眼。

“駙馬。”她突然嬌聲念。

矜貴自持的大理寺少卿被她念的喉結一滾,俯下道:“我在。”

此夜風從窗牖吹進來,鬢發微,她伸出細白的手臂,攀上他的頸,輕哼著道:“冷,你抱我。”

蘇淮安還從未見過如此誘人的矯『揉』造作。

他伸手抱住了她。

男人頷首看著待放的荷花,不由輕笑出聲,眉眼都染了分風流。

蕭璉妤耐不住他意味深長的笑,紅著臉,伸手去勾他的腰封。

用力一拽,人壓在了子底下。

“不許笑。”

長公主男人的手腕摁在榻上。

埋首,吻住了他的喉結,吸吮、『舔』-弄,又輕又柔,技巧比之當年,不知熟練多少。

半晌過後,長公主見他無掙紮之意,便鬆開了他的手腕,向下摩挲。

她嬌靨漲紅,心跳顫抖,卻大膽地去碰男人的不自製。

圓潤的指腹蹭了蹭滾滾烈陽,悄聲道:“蘇大人喜歡嗎?”

蘇淮安呼吸浮沉,眼神愈發晦暗,再開,嗓音已是徹底暗啞,“誰教你的?嗯?”

長公主不答反笑,又蜻蜓點水地啄了他一。

蘇淮安的手直接搭在她的頸上,用力,加深了個吻,纏綿意『亂』間,又換了以下犯上的姿勢。

公主躺在他下,就似一朵嬌豔欲滴的嬌花,勾著你采摘,又惹你憐惜。

蘇淮安手臂青筋疊起,背脊肌肉遒力,疾風驟雨的吻了下去。

天家公主容精致,杏眸嬌柔,等模樣,就像是養在深閨中知書識禮的女兒家,度床笫之事,本該含羞又帶怯,嚶嚀兩句,“官人、不要了,不要了”之類。

她偏是個“表裡不一”的。

她想要什麼,就抵在蘇淮安耳邊小聲說,瑩瑩淚花掛在眼角,嬌音縈繞耳畔,磨的他是快不得、也慢不得,還得抱著她......

一折騰,便至夤夜。

長公主事後溫柔又體貼,細腿顫顫,還知道給駙馬倒水喝。

長公主拿著杯盞道:“還渴嗎,要我再幫你倒一杯?”

蘇淮安蹙了蹙眉頭,頗有分哭笑不得。

“阿妤,過來。”

公主放下杯盞,瞬間撲回到他懷裡,情濃一張榻都嫌寬,兩個人貼的密不分。

蘇淮安輕聲道:“我們說說話。”

蕭璉妤抬頭看他,有分心虛,便輕聲解釋道:“方才那些......沒人教我。”她隻是,博覽群書罷了。

蘇淮安垂眸低笑,道:“不是個。”

且不論一番雲雨過後,大理寺蘇少卿,早就探明了對方底細,就說她肯冒天下之大不韙為他生下一雙兒女,他都不會問她,些年,有沒有彆人。

再換言之,有,又如?

蕭璉妤道:“那說什麼?”

蘇淮拿道:“那三年。”

蕭璉妤一怔,似乎沒想到他會在候提起之的事,隻道:“那三年,我在驪山過的很好。”

蘇淮安慢聲慢語道:“發現有孕的?”

蕭璉妤道:“七月十九。”

七月十九,他還在刑部大牢。

蘇淮安道:“那又是生下來的?”

蕭璉妤道:“三月十八。”

蘇淮安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輕撫兩下,道:“疼不疼?”

蕭璉妤點頭,“兩個呀,怎麼不疼?我生了一天一夜呢......”

蘇淮安胸悶脹,嗓子眼隱隱發緊,“阿妤,我......”

延熙元年,蘇家人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生下他的一雙兒女意味著甚,蘇淮安比任人都清楚。

根本沒有回頭路。

蕭璉妤輕聲打斷了他的話,“是我自己想留下他們,不怨你。”

一碗湯『藥』的事,她不是沒想過,當青玉把『藥』汁端來,她連看都不敢看,她舍不得,半點都舍不得,

蘇淮安道:“阿妤,我不會再走了。”

聽他如此說,蕭璉妤不由鼻尖微酸。

她低頭又『摸』了『摸』男人的腰,原本白皙的肌理多了很多烙印,她方才就『摸』出來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