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14章 大結局尊中綠醑意中人,花朝月夜常相……(1 / 2)

加入書籤

==第一百一十四章大結局==

秦婈醒來時,皇帝和太子都在她身邊。枕側還她剛出生的幺子。

蕭聿拉過她手,搓了搓她的指尖,低聲道:“醒了?”

秦婈點頭,仰頭去看繈褓裡的皺巴巴,一眼,心就軟成一灘水。

上輩子她難產而亡,隻看了韞兒幾眼便撐不住了,當時她隻是想,人生一世,早木一秋,也許本就多遺憾。

她都不敢奢求,還能再抱到自己的孩子。

秦婈伸手『摸』了『摸』二寶的臉蛋。

“太醫瞧過了,哥兒身子很健壯,哭得也響亮,阿菱,辛苦你了。”蕭聿淡淡笑了一下,“果然如你所說,是個皇子。”

秦婈眼眶微紅,眼下注意力全在剛出生的小皇子身上。

小孩子的拳頭粉嘟嘟的,皮膚又嫩又薄,讓人不絲毫不敢用力,秦婈嘴角噙笑,湊上去,親了親他的手。

這一幕太過溫馨,蕭聿忍不住低頭吻住了她的額頭。

獨獨太子站在一旁,久久未語,一時他也形容不出那是什滋味,隻是不敢上前。

過了好半晌,他才低聲道:“母後。”

秦婈這才向自己的大兒子,“嗯?”

蕭韞低聲道:“母後,兒臣以後會照看好二弟的。”

這一句話,說的秦婈心都碎了。

她這才想起,方才忽略了僅四歲的長子。

宮裡碎嘴的人很多,太子乃是元後所生這樣的話本就是事實,瞞也瞞不住,哪怕蕭韞從不理會那些,慢慢長大,心裡也難免不會多想。

秦婈朝他伸手,輕聲道:“韞兒,過來......”

太子走過去道:“母後累不累?”

秦婈對著他的臉就親了一口,一頓,又親了一口。

小太子的拳頭一抖,瞄了一眼他的父皇,不好意思道:“阿娘......”

秦婈『摸』了『摸』他的臉頰,“阿娘答應你,日後再給你添個妹妹。”

話音甫落,四周雕梁畫棟瞬間褪『色』,太子仿佛置身於上元佳節的燈會,三千明燈正在冉冉升起。

燈上寫著四個大字——吾愛吾妹。

他眼神一亮,“阿娘!真的嗎!”

秦婈點頭,“嗯,真的。”

這斬釘截鐵的語氣......

蕭聿眉宇微提,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太子殿下腳底生風,整個都飄了,絕處逢生,大抵也就是這滋味了。

傍晚時分,蕭韞回到暖閣,走到二皇子身邊,道:“二弟,阿娘說了,我們還會一個妹妹。”

蕭眼睛都沒睜開,手就抄蕭韞晃了一下。

太子舉起拳頭,與他對碰了一下。

繼後生子,朝野上下又多了許多聲耐人尋味的感歎。

他們仿佛都在等著,兩位嫡出皇子未來同室『操』戈,當朝皇後恃寵生嬌,乾涉朝政的一幕。

哪知這繼後根本無心朝政,就知道用狐媚手段勾引皇帝,三宮六院形同虛設,選秀的折子一律駁回,同賢良淑德的蘇後,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皇後不中用,也就罷了。

可朝上的老狐狸們料定會反目成仇的太子和豫王,也並未如他們的意,兄弟鬩牆沒等來,爬牆倒是等來了......

太子自幼勤學苦讀,嚴於律己,儼然是皇帝的翻版,是老太傅心中幾乎完美的下一代明君,偏生豫王這個不學無術的天天勾著他哥出宮。

老太傅前腳剛走,豫王就倚在門口道:“哥,走啊。”

太子握筆不語,隻聽豫王又道:“走啊!戲要開唱了,蘇令儀和蘇佑臨都去,你真不去啊......”

太子握筆,太子不易,太子歎息。

豫王又道:“你不走,那我去抱安樂去了。”

“啪”地一聲。

太子放下了手中的狼毫書卷,跟豫王跑了。

老太傅是吹胡子又瞪眼睛,隻想日後早早就把豫王趕去封地,再也彆回京城。

哪知這豫王椅子一靠,腿一翹,扇子開開合合,勾著唇角道:“我就在京城,哪兒也不去,太傅趁早死了這條心。”

『亂』七八糟的諫言,太子亦是充耳不聞。

直至很久很久以後,大周邊界橫生霍『亂』,京城魔頭豫王則是頭一個自請出征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