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07章 浮生(捉蟲)未來的日子還有那麼長。……(1 / 2)

加入書籤

==第一百零七章浮生==

延熙元年的九月,陰雨連綿,烏雲翻卷,朱牆琉璃瓦沉入朦朧水霧中。

蕭聿從坤寧宮中出來後,轉身朝養心殿的方向走去。

盛公公默不作聲地舉起油紙傘,加快了步伐。

雨滴在頭頂劈啪作響。

到養心殿,蕭聿行至案旁,先身從格架上取了一塊新墨,放在端石龍紋硯上,又取了石青、朱砂、藤黃、石綠等上好的顏料。

盛公公會意,立馬用銅勺量水入硯。新墨初用,不可重磨,盛公公手腕力道輕,均勻的沙沙聲在殿內響起。

蕭聿沉默須臾,用鎮尺展平一張宣紙,提筆蘸墨,把記憶洇在了宣紙上。

『婦』人髻、紅珠釵,瓊鼻高挺,眉眼含笑,就連衣服上雲紋,都是她最喜歡的紋樣。

蕭聿看著碧玉年華的她,緩緩擱下了筆。

盛公公試探道:“陛下......可要用膳?”

蕭聿把畫放進扁匣中,啞著嗓子道:“不了,叫人端水進來。”

“奴才這就去。”

盛公公鬆了一口氣,轉身去外麵招呼。

皇帝盥洗一番,起身去了壽安宮。

孫太妃走到榻幾旁,把一團熱乎乎的肉抱起來,放到了蕭聿手上。

孩子的身子蜷著,因著是早產,比男人的掌心也大不了多,他不太會抱,兩隻手僵硬地托著小皇子的屁股,心裡隱隱發顫。

一股難以言喻的滋味,隨著手心的溫度在心裡迸發出來。

他真的有了孩子,也真的做了父親,可......

孫太妃在一旁幫他擺正了姿勢。

孫太妃也不敢說這孩子像誰,怕徒惹傷悲,隻道:“大皇子在壽安宮一切安好,陛下放心便是。”

蕭聿點了點頭,“勞太妃費心了。”

孫太妃道:“這是哪兒的話,陛下能讓老身看養大皇子,是老身之幸。”

蕭聿見蕭韞不哭不鬨,又道:“太妃,他怎麼一直不出聲?”

孫太妃蹙了蹙眉,接著道:“太醫昨兒也說起過這事,但瞧了嗓子,說是無礙,興許是喜靜的『性』子。”

蕭聿輕點了下頭。

孫太妃帶人退了出去,隻留下了父子二人。

門一關,小皇子蹬了下腿,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四目相對,蕭聿看著這雙水洗葡萄般地眼睛,手臂如同過電了一般,神情木訥地張了張嘴,低聲道:“韞哥兒......”

“父皇來了......”

小孩子當然聽不懂他在說甚,隻『迷』茫地眨了下眼睛,快,便又睡了過去,小肉團睡的安穩,根本不知,外麵山雨欲來。

蕭聿把他放在榻幾上,蓋上了被褥,將皇後的畫像放在了他枕邊。

他盯著眼前不足三指寬的小手,沉『吟』許久。

至黃昏薄暮,他離開壽安宮。

男人眼中瞧不出悲傷,背影卻再不如來時那般筆直挺拔。

*******************

那日之後,蕭聿便恢複了早朝晚朝。

皇後離世,後宮形同虛設,李苑曾壯著膽在禦花園偶遇過他一,手上端著一盞高麗參粥,躬身道:“臣妾見過陛下,陛下萬安。”

柔聲細語,氣韻動人。

然而他並沒看她,似乎連眉頭都不曾蹙一下,便與她擦身而過。

“陛下!”

李苑閉眼握拳,頭去看他的背影,玄『色』的龍袍隨風波動,仿佛有金龍盤臥腳下,這一刻,她由衷的希望,眼前人是個多情的天子。

君臨天下,嬪妃如雲,雨『露』均沾。

能與她一響貪歡。

一盞熱湯碎在地上,洇濕了李苑的裙角,她知道,皇後走了,他再也不會去長春宮聽她唱曲了。

又或許,他就沒聽過。

********************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