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02章 動手你怎能如此沒有良心......……(1 / 2)

加入書籤

==第一百零二章動手==

秋風瑟瑟,皇帝設宴替蒙古二王送行。

席間金杯重疊滿瓊漿,喜躍拚舞,一片祥和,朝中官員品了品杯中酒,望著眼前赤足獻舞的雲衫美人,背後的雕梁畫棟,漸漸變成了平沙無垠。

可能是要打仗了。

那日之後,紫菊初,朱槿凋零,更漏乍長天似水。兵部已經籌備起了糧草、軍餉。

月兒漸圓,已是快要到中秋,京城的點心鋪子已經擺起了各式各樣的月餅。

就當京中各個酒樓、青樓楚館、茶寮、卜卦攤、都在議論即將發的戰事時,薛襄陽從戌州返了京城。

養心殿外燈火通明,薛襄陽此時正在外麵等候召喚。

薛尚書馬不停地趕了京,一路風塵仆仆,眼底全是疲『色』,下頷也長出了一層短短的胡茬。

盛公公打開門,身道:“薛大人快進去吧。”

薛襄陽聽著裡麵傳來的微弱的說話聲,蹙眉道:“敢問公公,都何人在外麵?”

盛公公笑道:“薛大人放心,裡麵是蘇大人和陸大人,沒有人。”

沒有人?

薛襄陽疑『惑』地看了一眼盛公公,動動嘴唇想解釋,但最終還是化為了一縷歎息。

薛襄陽走進內殿,闊步行至禦,將折遞了上去道:“啟稟陛下,物證在此,人還在刑部壓著,可隨時召見。”

蕭聿拿起折,頷首看了一眼。

一告楚盧偉私刻印章,造假通關文書。

二告楚盧偉避開朝廷私自與齊國互市。

三告楚盧偉結黨營私,在任戌州巡撫期間,買通了地撫台吳湘、郡守鄒薑等人。

四告楚盧偉貪汙受賄,以公謀私,每年貪墨的銀兩高達七百萬。

除楚盧偉以外,還有何家何仲忝,薛家薛相瑞等人的罪行......

戌州地撫台、鄒薑各懷求免,故而主動道出詳情,各證人節次經審,人無異詞。

另,此案涉廣,應交由大理寺再審。

到底是刑部尚書大人親自辦的差事,罪狀清晰明了,證據確鑿,既無誅三夷之重罪,也逃不了一次死罪。

蕭聿闔上折,輕聲道:“蘇卿、薛卿。”

“臣在。”

蕭聿提筆蘸墨,速擬了一道聖旨,道:“明日子時,緝拿涉私運案一切官員,並抄家奪爵,財產充公,即刻入刑部大獄,若有違抗,格殺勿論。”

“臣等遵命。”

蘇淮安作輯道:“那微臣告退了。”

薛襄陽道:“微臣告退。”

蘇淮安和薛襄陽並肩出宮,相顧無言,走到宮門口時,薛襄陽深吸一口氣,轉身作輯道:“蘇大人。”

蘇淮安下意識以為這人又是來要房的,“薛大人這是作甚?”

薛襄陽鄭重其事道:“距時也就不到三個時辰了,薛某今日有一事相求。”

蘇淮安眉宇微蹙,輕聲道:“你我僚多年,不必如此客氣。”

薛襄陽捏了捏拳頭,道:“不瞞蘇大人,我弟妹肚裡還有孩子,待會兒去薛府,還望大理寺的人手下留情。”

蘇淮安作禮道:“薛大人放心,大理寺的人在門口守著。”

薛襄陽道:“多謝。”

須臾,薛襄陽倏然背身,深吸了一口氣。

時,薛襄陽手持聖旨,帶著數百名刑部差役,日夜裡就衝向各家拿了人,何家、穆家、楚家,還有早早入獄待審的薛二郎,接連入獄。

這場案,可謂是延熙年間最大的一起貪汙案。

其中最為震驚的,便是楚家二爺,楚大學士楚盧偉入了獄。

這消息一出,立馬炸了鍋。

**************************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