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00章 情分養育之恩。(1 / 2)

加入書籤

==第一百章情分==

時值霜月,煙林翠減,葉落便知天秋。

天氣一天比一天冷,太後的身子卻漸漸有了“『色』”。

瑟瑟秋風至,幕簾生涼氣。

今日是打驪山回來後,頭回得太後召見,眾嬪妃鄭重其,皆是身無亮『色』,素淡如新荷。

這天『色』還未大亮,就聚在了慈寧宮門。

五妃依序互相福禮,依舊是同樣的噓寒問暖,但眼神和語氣,顯然一年大不相同,少了幾分銳氣,多了幾分和睦,要說丁點不羨慕秦昭儀得寵,那必然是假的,但爭寵的心確實是大不如。

後妃皆是高門貴女出身,哪個也不是傻的,皇帝因何會提拔整個秦,她們心裡自是有一杆秤。

說白了,誰也不會跟皇帝心中繼後的人選對著來。

須臾過後,章公公將五妃引進內殿。

太後斜靠在貴妃榻上,穿一身素常緞子,氣『色』確實比以差了很多,這才剛入秋,手裡就端了手爐。手爐用一塊軟緞墊著。

“臣妾等給太後請安,太後娘娘萬福金安。”

五妃們不約而同地行禮。

太後抬抬手道:“免禮,都坐吧。”

太後抿了口香茗,『揉』了『揉』太陽『穴』,柳妃見之,立馬身,殷切道:

“太後娘娘玉體欠安,怎不叫臣妾等侍奉左右,臣妾心中實在愧疚難當。”

太後看著她笑:“這些日子你將後宮管的井井有條,已是替哀解了憂。”

說到玉體欠安,徐淑儀便接了話茬兒,並叫婢女呈了一樽佛像上去,緊接著,薛、柳二妃和秦婈送了手抄的佛經,何淑儀則是繡了一卷經文。

太後收到各宮的心意後,這才鬆了鬆眉,轉頭提個月中秋宴的用度,說著說著,她忽然抬頭章公公道:“對了,待會兒記得把光祿寺送來的荔枝給各宮分去。”

章公公連忙躬身應是。

太後回過頭帶了絲體恤的笑意道:“這些荔枝啊,都是從四川快馬送來的,殼紅似火、肉白如雪,香甜口,正是新鮮的時候,回去趕快吃,不然兩天味道就變了。”

“臣妾多謝太後賞賜。”

妃子們身應賞。

說來荔枝確實是新鮮物,也就這時節吃上一兩回,因本地吃不著,還需快馬送來,尋常人壓根吃不,也就太後、皇帝那偶有賞賜,眾妃自然感激。

太後說完這些,便像是乏了,眾妃也不是那討嫌的人物,見此便相繼告辭離開慈寧宮。秦婈也跟著要告辭,還沒轉身,就聽身後太後道:

“秦昭儀先留吧。”

秦婈心裡一驚,也不知太後找她何,不過還是應了聲“是”。

楚太後叫了她,也不說話,隻在椅上作閉目休息,秦婈在一旁侍茶,道:

“太後娘娘請用。”

楚太後沒接。

秦婈知道,太後必是聽見了,隻是想晾一晾她,也就沒再出聲,一直這麼端著。章公公在旁邊瞧著,心中暗歎,這秦昭儀不說樣貌如何,儀態、禮節卻是沒得挑的。

奉了這許久的茶,碗沿竟是沒抖那麼一絲兒。

兩廂沉默半晌,楚太後才接過茶盅,喝了口,淡淡道:

“方才看了你抄的佛經,字倒是不錯。”

“太後娘娘謬讚了。”

說罷,秦婈攥緊裙擺,直直地跪了去。

“你這是作甚?”

秦婈拱手低眉,輕聲道:“稟太後,自打驪山回來,臣妾一直想來同太後賠罪,又怕擾了太後清淨,幸而今日有了機會。”

秦婈心如明鏡,像太後這樣經曆兩朝的女子,想拿禮法拿捏後宮,她也隻受著。

楚太後握著杯盞的手緊了緊,道:“陛都說那日救火你是立了功,賠的這是哪門子的罪?”

“不論是何緣故,哪怕十萬火急,臣妾也不該頂撞太後。”秦婈低眉順目跪在地上,一字一句道:“還請太後娘娘責罰。”

這話一出,章公公不由多看了這位秦昭儀兩眼。

入宮時做小伏低,那幅出身低微卻安分守己的模樣,如今想來,不過是掩人耳目罷了。

又是半晌,楚太後才像緩過神來,倏然一笑:

“哀沒怪你,章公公,快扶昭儀來。”

章公公忙不迭去扶秦婈身。

秦婈在慈寧宮又待了一會才在,等她走後,章公公行至太後身側,將指腹放她太陽『穴』,慢慢『揉』來,楚太後閉眼喃喃:“再這麼去,一旦她肚子裡有了消息,皇帝便會封後了。”

章公公掐著嗓子道:“這位昭儀娘娘,心也不是個淺的,驪山那場大火,奴才至今心有餘悸。”

楚太後長籲一口氣道:“去給楚遞封信,讓阿瀠進宮一趟。”

章公公一頓,身要出去。

“等等。”

楚太後叫住他。

“娘娘還有何吩咐?”

章公公躬身。

“哀聽聞薛襄陽離京了,他到底去何處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