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97章 嫂嫂三個團子。(1 / 2)

加入書籤

==第九十七章嫂嫂==

從淩雲道觀出來,蕭聿垂眸看她,“這疑心算是消了?”

秦婈下意識撇了下嘴角,“還是陛下對。”

蕭聿嗓音沉沉,“什麼?”

秦婈道:“記得陛下前些日與我過,這些道士也不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今日看,果然如此。”

蕭聿:“......”

蕭聿身量比她高了許多,他俯視著她頭頂,在她看不到角度蹙起眉,無奈籲了口。

她這都什麼想法?

東天西天也沒個規律。

蕭聿將馬匹牽過來,拉著她手道:“我扶著你。”

來時怎麼讓他慢都不聽,風馳電掣,她魂都落在京城了,此時忽然體貼不免有假心之嫌,蕭聿手托著她圓挺『臀』,向上抬,“想什麼呢?”

秦婈騎上了馬:“沒事。”

蕭聿翻身坐到她後麵,纏緊韁繩,故意咬她耳朵,低聲道:“是還疼,就告訴我,咱們乘馬車去。”

秦婈頓了頓,低聲道:“不必了,那該太晚了......你慢就行。”

蕭聿又啄了啄她粉紅耳朵。

他們駕馬而行,速度緩了許多,耳邊沒有來時風呼嘯,從寸草不生荒山原路返。

已是黃昏,視線儘頭,像是落入了輪橘『色』月,馬蹄聲漸漸踏過去,踩在暮『色』上,遠方矗立宮群漸漸現出了清晰輪廓。

賜婚聖旨遞了下去。

寧公主和鎮國公這樁婚事,太後默許,禮部自然照章程繼續辦。

原本蕭聿和蘇淮安對懷荊這個身份另有打算,結果驪山場大火徹底打『亂』了陣腳,暴『露』無遺,朝臣雖然私下裡難免會對嘖有煩言,但不敢明著甚。

夏末,蟬喘雷乾,接連幾場暴雨,將枝頭最後幾朵石榴花簌簌打落,不出半晌,陽和啟蟄,層碎金落在琉璃磚瓦上,又是滿目浮翠流丹。

七日後,蕭璉妤解了禁足進宮謝恩,蕭聿原本打算她幾句,但看著她低眉順目模樣,還有那兩個三歲大孩,隻擺了擺手,道:“太後稱病,慈寧宮那邊你就不去了。”

“多謝皇兄。”

蕭璉妤拉著兩個孩走出養心殿,青玉道:“殿下,馬車在角門備了,咱們現在府?”

公主想了想,道:“先不了,我想去見見昭儀娘娘,從驪山來後我就禁足了,還直未能道聲謝。”

蕭璉妤自幼在宮中大,對宮內地形是熟悉不過,她極快地走到景仁宮門前,給小太監瞧了令牌。

見來人是公主,小太監道:“奴才這就去稟告娘娘。”

日影下重簷,輕風花滿簾。

秦婈聽聞是寧來了,立馬放下手中書本,起身去迎。

出門,便看到她身邊還站著兩個孩,頓時眼睛亮,“快過來坐,竹蘭,備茶。”

起初寧對這位秦昭儀心態隻是敬而遠之,不願走動太過頻繁,畢竟在她心裡,蘇菱才是她嫂嫂。

但曆驪山那麼遭,她倒是忽然明白,皇兄為何會獨寵秦昭儀人了。

她與嫂嫂,實在是太像了。

蕭璉妤提裙走入殿內,道:“寧今日是來道謝,在驪山若無娘娘相助,寧還不知道會出什麼樣事,讓娘娘見笑了。”

秦婈道:“公主言重了。”

蕭璉妤頷首對兩個孩道:“乖,給娘娘請安。”

蘇令儀和蘇佑臨步步走到秦婈麵前,作禮,齊聲道:“令儀、佑臨,見過娘娘。”

秦婈眼睛瞬間定在兩個孩身上,移都移不開。

蘇令儀上著月白『色』上襦,下著湖藍『色』襦裙,頭側戴著假鬢,跟寧公主樣頂著支珠釵,眼睛又大又圓,皮膚白幾乎跟透明似,任誰都忍不住讚聲玉雪可愛。

而她身邊哥哥......秦婈瞧了兩眼,眼睛便彎了。

這蘇佑臨和蕭韞實在是太像了。

哪裡是表兄弟、哦,不對,應該算是堂兄弟。

偌大皇宮眼下隻有蕭韞個皇,向冷清,突然來了兩個孩,秦婈連忙頭叫人把大皇抱了過來。

三個肉團麵麵相覷了須臾,蘇令儀和蘇佑臨次作禮,“佑臨、令儀見過殿下。”

雖蘇佑臨、蘇令儀嬤嬤,都是宮裡老嬤嬤,規矩毫無錯處,行禮時甚至連衣袖都不會抖動分毫,但他們到底直生活在山上,除了公主、嬤嬤、侍衛,就沒怎麼見過人,更沒去過彆地方。

這不,蘇令儀看向蕭韞目光有些閃躲,不由往哥哥身後退了小步。

蕭韞眨眨眼,按規矩道:“不必多禮。”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