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85章 穀底(微修)(1 / 2)

加入書籤

==第八十五章穀底==

整個東獵場,每隔五丈便有一哨兵,兵部拉著早已圈好的鹿、熊、狼、鷹,每隔一個時辰,從東西南北四門,放入一批。

蕭聿與吉達兵分兩路,十人持弓,百支箭矢以箭簇紅綠區分,走南北兩側,過了午時四刻,在東圍獵場的坡頂彙合,以獵物總數論輸贏。

日頭躍上樹梢,微風拂過,樹葉簌簌作響,綠葉來回翻轉,整個密林像是撒了一把碎金。

蕭聿騎馬遠眺——

回頭對陸則道:“探路而行,再派人跟著吉達。”

蕭聿抽了一鞭,快馬健步如飛,耳邊到處都是“咄咄”的響聲,朝上空望去,當真有萬箭齊發之勢。

瞭台的士兵手擺旌旗記分。

蕭聿駕馬帶領二十位騎兵一路南行,獲獵無數,除了動物的嘶鳴聲,連一個火星都瞧不見。

陸則甚至覺得,澹台易興許改了策略,打算刺殺吉達也說不準。

不過雖然心裡這麼想,但精神卻一直緊繃,半刻也不敢鬆懈。

鼓聲越來越快,瞭台的滴答不停作響,日頭越升越高,天氣也越來越熱。

很快抵達坡頂。

吉達整個衣襟被汗水浸透,臉上洋溢著自信的笑容,他用碗盛酒,舉杯一飲而儘。

吉達看著眼前的大周天子,笑道:“倘若我妹子做了大周婦,歲貢互市等事,一些皆聽陛下所言。”

話音一落,寶音公主笑著捶打了一下兄長的肩膀,然後在馬上偏頭對著蕭聿笑。

寶音公主活潑又熱情,隻要麵對蕭聿,嘴角的笑容仿佛從未消失過,笑的如含蜜糖,如沐暖陽。

她在等他一個答複。

蕭聿眉宇微蹙,對吉達的話不置可否。

寶音公主看著男人嘴角淺淺笑意,心跳又快又酸。她是真的好喜歡他,喜歡到願意永遠留在大周。

寶音公主又道:“還有十支箭,最後一場,寶音想和陛下比試。”

就在這時,山上山下傳來陣陣鑼聲。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此時是盛夏,未時一刻,也是一天陽光最烈之時,日頭仿佛要墜到肩膀上,陽光晃的人眼前發暈。

忽地,北風驟起——

就在不遠處,左右夾到的中間,跑過來最後一批野獸。

寶音公主拉弓搭箭,正瞄準鹿眼,那雙水靈靈的眼睛瞬間瞪圓。

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東獵場這駭人的一幕。

近百隻鹿、狼、等野獸身上燃起了烈火,它們似瘋了一般狂奔,接連撞入人群,馬兒也受了驚,紛紛抬起前蹄,發出“呴呴”的叫聲——

寶音公主和吉達連忙躍到高處射箭。

可是幾發之後,手向肩後一搭,空了。

比到這時候,箭筒裡已經沒有多餘的箭矢了。

寶音公主緊張道:“陛下!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沒有箭了!”

陸則翻身上馬,頂著一張雋秀書生的臉,罵了一句,“他娘的......”

一切□□、燭火、美酒、都是他的下下策,他的上上策是天時地利,他提前在野獸身上塗刷了磷粉,他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引燃。

未時一到,正午高照,磷粉自燃——

半晌過後,隻聽東圍獵場傳出“轟隆”一聲。

*******************

隨著爆炸聲響起,打破了暖陽下的其樂融融。

眾人一齊朝東向望去。

哪怕明知東獵場會出事,但秦婈的心仿佛被吊在了嗓子眼,呼吸都跟著停了,

柳妃道:“這是怎麼回事?”

徐淑儀道:“傳統野獵不是不許帶火銃□□麼,臣妾怎麼聽到爆炸聲了?”

蕭韞抬眼看到母妃臉色不好,伸出小手,握住了她冰涼的指尖。

不到半個時辰的功夫,忽然有個小太監跑到高台前,由於跑的太快,停下時,忍不住滑了個趔趄,“奴才失儀。”

薛妃快言快語道:“快說呀。”

小太監道:“啟稟太後娘娘,東獵場,出事了。”

到底是經曆兩朝的太後,楚太後神色還算鎮定,她緩緩起身,道:“說清楚,東獵場能出什麼事?”

內侍“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東獵場不知為何起了火,戰馬受驚,大都督已經派人封山,整個太醫院都趕了過去。”

起火、封山、太醫院。

連起來想便是心驚膽顫。

楚太後的臉的瞬間沉下來,“皇帝如何了?”

“盛公公說陛下性命暫時無虞,但受了重傷,而且……”內侍猶疑地看了看楚太後。

“說!”

“那蒙古二王子,隻怕是活不成了……”

楚太後道:“你說什麼?!”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