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76章 月明(1 / 2)

加入書籤

==第七十六章月明==

翌日傍晚,薛襄陽同幾位刑部主事陸續從昀裡長街宅子裡走出來。

“恭、恭喜懷大人。”

盧主事麵滿通紅,晃著身子作輯,眼神渙散,一看就是沒少喝。

曾主事也連忙對蘇淮安拱手道:“下官也恭賀懷大人遷居之喜。”

蘇淮安拱手道:“是懷某該多謝各位大人賞光。”

薛襄陽倒是笑了下,道:“思伯,你這酒量倒是不錯。”

細雨綿綿,氤氳著一片潮氣。

各家的小廝手持油紙傘,牽著馬車,走到宅院正麵前。

正是互相拜彆時,隻見一輛馬車踩著“得律律”的動靜,出現在他們對麵。

華貴的馬車四周掛著羊角燈,周圍跟著十多名侍衛,甫一停下,一聲鑼響。

得。

這種排場,顯然是住在對街的長寧長公主回府了。

刑部幾位主事不由回頭看了蘇淮安一眼。

眼神中含著幾分羨慕和揶揄。

這可是天家公主啊。

眾人的目光不由彙聚在馬車的幔帳上。

然而先從馬車裡下來的,卻是一位身著玄青色長裾的男人,他轉身撐起油紙傘,抵在車簷,道:“今日路滑,殿下小心。”

須臾過後,蕭璉妤才彎腰下了馬車。

她頭頂斜插著一支珍珠碧玉步搖,手持六菱紗扇,著一襲赭紅曳地如意雲煙裙,玲瓏多姿,她細眉輕斂,手虛虛地搭在侍衛的手臂上,笑道:“荀郎,我不想你淋雨,你過來些。”

侍衛柔聲道:“殿下,這不合規矩。”

蕭璉妤抬眸看他,笑道:“我們幾時合規矩了?”

這聲音不大不小,不輕不重,豎起耳朵,肯定是能聽清的。

風一吹,盧主事的酒仿佛都醒了。

這、這是長公主府上的情郎?

蘇淮安麵不改色地看著對麵,指骨泛白,一言未發。

薛府的小廝上前一步,踮腳附在薛襄陽耳畔嘀咕了幾句,薛襄陽臉色大變,回頭同懷荊道:“思伯,我府中有急事,先走一步了。”

薛襄陽開了頭,刑部的數位同僚,眼神一轉,也紛紛找理由離開。

不到片刻的功夫,人群車馬一哄而散。

蘇淮安眼看著眼見長公主府的大門,緩緩闔上,他深吸一口氣,走過去,敲了敲門,一字一句道:“臣有事求見長公主。”

無人應聲。

蘇淮安直接推開門。

“嘭”地一聲。

見此,府中侍衛紛紛拔刀。

公主還同那侍衛站在一處,她沒回頭,而是直接將自己頭上的珍珠碧玉步搖拆下,緩緩插入侍衛的發冠中,笑的慵懶又肆意,“我就跟你說,這樣更好看。”

蘇淮安沉著嗓子,一字一句道:“臣有事求見公主。”

蕭璉妤站在傘下轉身,漫不經心道:“懷大人這是求見嗎?這般架勢,我還以為刑部要捉拿我歸案呢。”

蘇淮安道:“臣有話想與殿下說。”

蕭璉妤看著他道:“你拿什麼身份與我說?”

蘇淮安道:“駙馬,殿下未來的丈夫。”

丈夫。

蕭璉妤忽然嗤笑一聲,拿過傘,冒雨走到他麵前,仰頭道:“按周禮,駙馬見公主,要行四拜禮,得了宣召,才能開口,今日便罷了,再有一次,我便向皇兄問你的罪,送客!”

蘇淮安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輕聲道:“殿下為了悔婚,連名聲都不顧了?”

這逾距的動作一出,蕭璉妤身後的侍衛瞬間從腰間掏出了匕首,壓在蘇淮安頸側。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