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8章 從前(大修完畢)(1 / 2)

加入書籤

==第六十八章從前==

遷安,薑嵐月。

想到這,秦婈向蕭聿要了筆紙,寫完,撂下筆,回身對陸則道:“還請侯爺速將這封信給我哥送去。”秦婈的手在微微顫抖,若她想的沒錯,薑嵐月可能已經不在了。

陸則要瘋了,他啥也聽不懂,可又不能發火,便長歎口氣道:“娘娘,您哪個哥!”

秦婈道:“錦衣衛千戶秦綏之。”

陸則提了下眉梢,眼裡都是疑惑,他回頭看向蕭聿,有些無力道:“陛下,這......“

蕭聿方才看清了秦婈信中的內容,已將她的心思猜了個大概,點頭道:“去吧,就照她說的辦。”

皇帝發了話,陸則隻能躬身領命。

陸則走了兩步,又折返,看著秦婈道:“這信中內容,娘娘確定沒問題嗎?”·

秦婈輕聲道:“侯爺放心吧,信中並未提及不該提的事。”

“是臣多言了。”陸則躬身作禮,推門離去。

陸則走後,殿內三人麵麵相覷,即便什麼都沒說,心裡也都有了答案。

京中根基淺薄,父母早亡,又無妻子兄弟,長子在錦衣衛任職,長女又是宮中寵妃,當真是沒有比秦望更適合的人選了,猶如當年的鎮國公府。

錦衣衛辦事速度向來快,今兒又恰巧趕上秦綏之在衛所當值,陸則僅用了不到一個時辰,就返回了養心殿。

陸則將手中的信件呈給秦婈,“這是秦千戶讓臣轉交給娘娘的。”

秦婈接過,直接拆開。

也許是時間緊急,秦綏之隻粗略地說了一下薑嵐月的狀況,並讓她放心,他會照看好家中一切。

在遷安看管薑嵐月的人是秦綏之多年的心腹,每隔半月就會往京中送一回消息。

薑嵐月自離京後便抑鬱成疾,一來是因為前半生的希望徒然落了空,二來是溫家人時不時就要去找她的麻煩,直到上個月她得知了秦蓉的親事,氣吐了血,人就突然瘋癲起來。

“薑嵐月竟還活著?”秦婈喃喃道:“是我想錯了嗎?難道他去遷安見的不是薑嵐月?”

方才秦婈都做好薑嵐月“病逝”的準備了,澹台易此人心狠手辣,做事從不留後患,他若是見過薑嵐月,不可能會留著她的命。

蕭聿倏然開口:“還有一種可能。”

秦婈道:“什麼?”

“他去遷安未必是找薑氏。”蕭聿緩緩道:“秦綏之入仕以前,算是商賈出身,手裡握著溫氏的商號,溫家是從遷安起的家,生意遍布整個北方,有自己的客棧、典當行、酒樓,最重要的是,溫家有自己的車馬隊,而秦綏之進了錦衣衛後不得擅自離京,這部分產業應該已經交到秦望手中了。”蕭聿之所以能把秦家事記得這麼清楚,那是因為之前沒少調查秦婈。

“有了車馬隊,他運送東西就方便多了。”蘇淮安蹙眉道:“倘若這是真的,那他盯上秦家就不是偶然了。”

“但說到底,這都隻是猜測。”

他們都清楚,一旦抓錯了人,打草驚蛇不說,想找澹台易就更難了。

“這人實在是狡詐。”陸則道:“跟他來硬的,他轉眼就沒了影蹤,照章程查辦他,那這些事就徹底暴露了,世家對此也會有所堤防。”

如何在不引起風吹草動的情況下確認秦望的身份,著實是個難題。

蘇淮安道:“我找機會見他一麵吧。”

陸則道:“這絕對不行,他最了解的就是你,此事還得從長計議。”

聞言,秦婈不由握緊了拳頭。

倘若澹台易此刻已成了秦太史,那真正的秦望去了哪?是否已經骨化形銷,溘然長逝?

秦綏之和秦蓉與澹台易同住一個屋簷下,一旦變生意外,秦家是否會落得個門殫戶儘的下場?就像當年的鎮國公府......

她等不到從長計議了。

“陛下可否允許臣妾回家省親?”秦婈忽然抬頭看著蕭聿道:“臣妾剛升了位份,此時回家省親也不算突兀,若是能親眼見到他,便能有法子確認他的身份。”

“還望陛下恩準。”

按前朝舊俗,嬪妃一旦入了宮門,此生便不能回家,即便是親人去世,也得先請示皇後,得了恩準,才能在宮門口與親人見麵。大周在這方麵顯然寬待許多,嬪妃年年都有回家的機會,當然也得有個前提——有寵。

一聽她要回秦府,蕭聿的臉色立即沉下來,語氣頗沉:“你趁早給朕斷了這念想。”

秦婈道:“陛下可否容臣妾再說幾句?”

蕭聿眉宇微蹙,冷眸凝視她,這可真真是君臣的架勢。

換了任何一人,都不敢再直言下去了。

可秦婈不得不敢。

她看著蕭聿,一字一句道:“澹台易既然有所謀求,就不會在如願前輕易暴露自己,倘若今夜的推斷無誤,那澹台易於臣妾來說,便是隔著兩次殺父之仇,他成了假的太史令,臣妾卻是真的秦家女,兩輩子的事臣妾都記得,這一次他在明,臣妾在暗......”

蕭聿打斷她道:“他萬一認出你呢?”

“死而複生,這等荒謬之事,誰敢信呢?”秦婈與他對視,“陛下起初不是也沒認出臣妾嗎?”

蕭聿拍案而起,居高臨下地睥睨著她。

蕭聿這一掌拍的陸則腦子嗡嗡直響,腦子裡隻盤旋著一句話——死而複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