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4章 真相(1 / 2)

加入書籤

==第六十四章真相==

秦婈忽然抬手,用食指抵住蘇淮安左下最後一顆牙,笑道:“還疼嗎?”

齒疾雖小,卻妨食眠。蘇淮安這顆弱冠之年才長出來牙齒,可沒少折騰他,不僅讓他閉門三日,還險些到了“妹來煎藥婢來扶”的程度。

長兄疼的托腮蹙眉,妹妹則是欠欠兒地用手指頭去戳,笑的仿佛遇上了什麼大喜事。

蘇淮安揮開了她的手,後退半步,低聲道:“這不可能......”

秦婈道:“哥,你真不認我了?”

蘇淮安死死地盯著她的眼睛道:“永昌二十八年,外祖母來京,送了你什麼?”

“一對玉佩,我跟你一人一塊。”秦婈仰頭看著他道:“還有,你記錯了,外祖母是永昌二十九年來的。”

蘇淮安左手不由攥成拳,“那玉佩呢?”

“碎了......”秦婈道,“就在賜婚當日。”

卻說賜婚當日——

蕭聿出征立下戰功,使得龍心大悅,先帝問他要什麼賞,他當著文武百官的麵求娶鎮國公之女。

恁時何家明明都已上門說親,可蘇景北還是應了這門親事。

公公宣讀聖旨時,她心肝都在跟著顫,起身接旨的刹那,腰間玉佩墜地,“噹”地一聲,碎成了兩半。

秦婈又道:“我說那是不祥之兆,你非說歲歲平安。”

這樣的耳邊細語,除了他們兩個,世上根本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蘇淮安蹙眉道:“這怎麼可能.....”

“你還想問什麼?都一齊問了吧。”

蘇淮安難以置信地看著她,“......阿菱?”

秦婈被他喊的鼻尖一酸,雙眸泛起一層波光,忍著忍著,淚珠子刷地一下就從眼角掉了出來。

蘇淮安的目光立即軟下來。

他上前一步,將她的頭扣向自己胸膛,輕聲道:“我不是在做夢吧。”

秦婈暗暗給了他一拳,帶著哭腔道:“蘇景明你居然敢不認我。”

這一拳太過真實,蘇淮安忽然就笑了,他拍著她的背,“彆氣了,哥錯了還不行?”

“阿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到底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妹,說了不到半個時辰的話,蘇淮安便徹底相信眼前人就是蘇菱了,哪怕她說的話,句句匪夷所思,他也深信不疑。

秦婈拿過他身邊的□□,掂了掂,道:“我都交代了,那你呢,這東西從哪兒來的?我瞧這也不似尋常能見到的□□。”

蘇淮安看著她,目光一暗。

有些話,他還真不知該如何同她說。

斟酌半晌,蘇淮安道:“這張□□自是不同於你見過的那些,這□□算是葛雲山西陵教的秘術,少有人知曉,其材質特殊難尋,且不溶於水火,戴上時完全瞧不出破綻。”

秦婈點頭道:“難怪方才見你,我根本沒認出來,還有,聲音也不像。”

蘇淮安道:“變音不過是簡單的口技,許多戲子都會。”

秦婈拿著麵具照自己的臉比劃了一下,蘇淮安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彆碰它,黏上了隻有礬砂能卸掉。”

秦婈怔住,道:“怎麼忽然這麼嚴肅?”

須臾,蘇淮安試探道:“永昌二十八年的事,還記得嗎?”

永昌二十八年,蘇菱九歲,蘇淮安十二歲。

雖然年紀尚淺,但那一年的事,他們誰都不會忘。

秦婈點頭道:“阿娘就是在那年秋天離開的......”

聽她提起母親,蘇淮安喉結一滾:“年初齊軍來犯,父親帶兵出征,你可還記得?”

秦婈想了想道:“記得......我記得爹打了勝仗回來,得了許多賞賜,堆得庫房都裝不下了。”

恁時全京城都在傳一句話——鎮國公府,是大周的脊梁。

蘇淮安好半天沒說話。

提起蘇景北,秦婈的表情不由變得凝重。

秦婈捏著□□,不安道:“你為何忽然提起這事?”

蘇淮安握住她的手,道:“阿菱,當年鎮國公府的戰功是假的,蘇家叛國,也是假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