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0章 謀逆(1 / 2)

加入書籤

==第六十章謀逆==

鎮國公蘇景北反了。

這句話猶如將巨石扔進平靜的湖水,“噗通”一聲,激起千層浪。

殿內沸反盈天,帝王抿唇不語。

朝中與蘇家交好的官員並不少,比如,待蘇淮安如親子一般的大理寺卿鄭百垨。

鄭百垨突然出列道:“大殿之上,還請方總督慎言,鎮國公為朝廷立下汗馬功勞無數,臣今日說句大膽的,他若是存有謀逆之心,何必等到今日!”

“邊關路遠迢迢,消息遲緩,總督大人要指認鎮國公通敵叛國,還請拿出證據來!”

都察院右都禦史董李附和道:“臣也附議,此事不能聽總督大人一言就妄下定論,鎮國公打了半輩子的仗,從未有過敗績,通敵,這話重了。”

“是啊,那六萬精兵,可是鎮國公手把手帶出來的兵!”

“這定然是有隱情。”

有人小聲道:“兒女都在京城,通哪門的敵?

文官說話還算客氣,武官就不一樣了。

成遠侯乾脆指鼻子罵道:“鎮國公上戰場殺敵的時候,你還在地裡玩泥巴!怎麼,吃了敗仗就嫁禍於人?”

武德伯附和道:“十三年前齊國來犯,鎮國公領兵出征,令齊國折戟沉沙,總督大人便是沒見過,也該聽過吧。”

閬州總督方恕臉都氣紅了,一連說了好幾個“你”字。

方總督抬首看著大殿之上的皇帝,大聲道:“陛下,我大周六萬兒郎被困密河受□□和炮擊攻打時,臣是親眼見到鎮國公進了敵軍邊界!”

“起初臣也不敢信,因為那是鎮國大將軍!那是十三年前用兩萬兵力打退齊國的鎮國將軍!可臣回到閬州時,後方糧草竟都被燒了個乾淨,而糧倉的位置,隻有臣和蘇景北知道!”方總督脖子上青筋豎起,手指著眼睛大吼:“臣寧願這雙眼睛瞎了!”

蕭聿眸光徹底暗了下去,“你是說,後方糧草全燒了?”

方總督道以額點地,道:“臣愧怍難當,無言麵對陛下,甘願受罰。”

糧草是什麼?

糧草是錢,是軍心,是打仗的根本。

文武百官心裡都有一本賬冊。

糧草要供給一萬名將士,一個月,就需要三千畝地的收成,六萬人,那就是一萬八千畝地的收成。

這還不算給馬吃的,還不算戰事已經打了數月。

蘇淮安忽然出列道:“其他暫且不論,我隻問總督大人,若是軍報無誤,閬州還能撐多久?清州失陷了嗎?”

方總督抬眸道:“蘇淮安!你怎麼還有臉站在這!”

蘇淮安厲聲道:“清州失陷了嗎!閬州到底還能撐多久!”

方總督怒視他,但依舊答:“清州已經失陷,閬州、閬州最多還能撐半個月,若是十日之內不出兵迎擊,那齊軍便要入關了。”

話音甫落,滿殿嘩然。

百官臉色驟變,朝廷帑藏內竭,手無強兵,等清州、閬州一齊淪陷,恁時又該如何?

方總督道:“臣雖智慮短淺,卻也是弱冠從軍,熟讀兵書,絕非嫁禍於人的小人,臣今日懇請陛下嚴查蘇家,儘早出兵!”

說著說著,方恕聲淚俱下:“倘若臣今日一字一句,有汙蔑嫁禍之嫌,願以死謝罪。”

殿內一片死寂,沉甸甸的烏雲紛至遝來,天色忽暗,彷如隆冬。

蕭聿倏然起身,麵容嚴肅道:“兵部、刑部即刻徹查鎮國公府,都察院、錦衣衛協理,淳南侯、方總督,何尚書,隨朕議事。”

皇帝下令徹查鎮國公府,雖說要照章程辦案,但薛襄陽自己都不信蘇家會反。

他在刑部什麼案子沒見過?

這人啊,不論做什麼,總得需要個立場。

蘇景北有兵,有爵位,有從龍之功,又得皇帝器重,長子是國之棟梁,長女是一國皇後。

這樣的身份,反什麼?有什麼好反的?

吃跑了撐的當反賊?

養心殿內燈火通明,案幾上放著長約一丈的大周輿圖。

蕭聿凝眸看著閬州的位置,“方恕,齊國此番到底有多少兵力?”

方總督道:“也是六萬精兵。”

“六萬......”蕭聿摩挲著手中的扳指,沉聲道:“步兵急行,最快三日五百,六日一千,騎兵快馬加鞭,一日四百裡左右,若想在閬州彙合,怎麼都要八日,”

方總督道:“齊軍來勢之洶可謂前所未有,而且軍-備力量,也與咱們不相上下,陛下萬不可小瞧了他們。”

陸則蹙眉道:“短短幾年,齊**-備竟能得總督大人一句不相上下?”大周朝廷雖然腐朽沒落,但軍-備力量卻是高祖留下來的,絕非齊國可比。

方總督麵色凝重道:“有句話,臣不知能不能說。”

蕭聿看了他一眼,道:“說。”

方總督道:“其實初次交戰時,臣就隱隱覺得不對勁,因為從齊軍使用的□□、弓、弩和身上的皮甲頭盔來看,那根本就是大周工藝。”

這話就引人深思了。

“你的意思是朝中有人販賣兵器?”戶部尚書何程茂眯起眼睛,不可置信道:“這不可能!兵器在官府均有數量記載,若是大量運輸,不可能沒人發現,官道也會有記載的。”

陸則喃喃道:“那若是私有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