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54章 維護(捉蟲)(1 / 2)

加入書籤

==第五十章維護==

禦花園平靜的湖麵,瞧上去風平浪靜,但說不準何時,就有人投下巨石,打破了這份歲月靜好。

蘇菱方才用過早膳,扶鶯拉著自家娘娘的手臂,道:“外麵日頭正好,不曬人,也沒起風,娘娘可要想要去外麵轉轉?”

“也好,總在這屋裡頭坐著,也悶得慌。”蘇菱放下手中遴選宮女的冊子,扶著桌沿起了身。

扶鶯在院中侍茶,暖陽灑在身上,讓人不由得愜意地閉了閉眼。

扶鶯一邊給蘇菱捏著肩膀,一邊道:“有些小事娘娘交代給尚儀局和司禮監去辦就是了,凡事都親力親為,仔細累著身子......”

蘇菱笑道:“我又不是紙糊的,隻是管一個後宮罷了,還能怎麼累著?”

扶鶯看了一眼她的肚子,“但今日不同往日。”

蘇菱緩緩道:“扶鶯,彆小看這些宮中瑣事,裡頭說道多著呢,眼下六局一司和司禮監的人,多是永昌年間留下來的,我看了過去那些年的賬冊,可謂是一塌糊塗,內廷虧空不是沒有緣由,可新舊更迭,正是用人的時候,我既不能大張旗鼓重查這些舊事,可也不能繼續由著他們胡來。”

“我多做些,也算是敲打他們,日後做事莫要在我麵前弄虛作假,陽奉陰違。”

扶鶯小聲道:“奴婢看娘娘辛苦,也是心疼......”

蘇菱笑了笑,“我這累了還午歇呢,要說辛苦,還是陛下辛苦,這後宮比不得前朝......”

這廂話還沒說完,坤寧宮的小太監張喜跌跌撞撞地跑過來道:“娘娘,長春宮出事了。”

“你慢慢說,怎麼回事?”

張喜長籲了一口氣道:“昨兒薛妃娘娘送了兩盆蘭花到長春宮,但也不知怎的,李妃娘娘忽然全身起了疹子,臉都腫起來了。”

“蘭花?”蘇菱道:“可是因為花粉?”

小太監搖了搖頭道:“太醫說,若隻是蘭花,尚不至於此,聽聞那蘭花裡頭,還有莧粉。”

莧粉過敏與花粉過敏差不多,但也有一點不同,莧粉引起的膿包若是抓破了,多半會留疤。

“她薛瀾怡是瘋了嗎?”蘇菱站起身子,道:“走,隨我去長春宮。”

張喜見皇後娘娘步伐極快,忍不住道:“娘娘也不用太急,這會兒,陛下可能已經到了......”

蘇菱腳步一頓,淡淡道:“知道了。”

還沒進長春宮殿內,蘇菱就聽到了他淬了冰的聲音。

“在朕的後宮動這些手腳,誰給你的膽子?”

蕭聿負手而立,薛瀾怡跪在地上,李妃一直低著頭,肩膀一顫一顫,脖子都紅了。

“臣妾受不得李妃挑釁,才想著警告她一番,實在沒想到會這麼嚴重。”薛瀾怡哽咽道:“臣妾有罪,任憑陛下責罰。”

蕭聿撩袍坐在椅上,輕嗤道:“挑釁?那你與朕說說,她是如何挑釁你的!”

薛瀾怡聽著皇上的語氣,眼淚嚇得劈裡啪啦地落,“臣妾不敢抱贓叫屈,臣妾認罰。”

蕭聿捏著手中的扳指,正想著該如何罰,李苑便在這時開了口:“陛下,太醫方才說了,臣妾身上的疹子不嚴重,也沒抓破,過陣子就好了。”

聞言,蕭聿看向李苑。

說實在的,這疹子雖不嚴重,但李妃冰肌瑩徹,這大大小小的紅印子落在她身上,愈發駭目,愈發可憐。

這一刻,蕭聿無比慶幸,這些疹子沒落在蘇菱身上。

不過相對的,慶幸之餘,多少也滋生出了些愧疚。

盛公公看著薛妃不禁暗暗搖頭。

陛下生母早逝,自幼在深宮長大,又不是受寵的皇子,這些陰損刻薄的招數不知見了多少回,薛妃這回犯的蠢,隻怕是要徹底招了陛下厭。

默了半晌,蕭聿沉著嗓子開口道:“薛妃跋扈恣睢,目無宮規,德行有虧,本該就此奪去封號,但念及初犯,降......”

“陛下!”蘇菱快步走過去,福禮道:“臣妾給陛下請安。”

蕭聿扶起她,語氣稍緩,“免禮。”

自打皇後到了,殿內明顯回了暖,蘇菱看著他的眼睛,微微蹙眉,搖了搖頭,道:“後宮出了這樣的事,乃是臣妾失職,還望陛下恕罪。”

蕭聿與她四目相視。

蘇菱眼中的意思很明顯,薛家眼下正為朝廷效力,便是罰,也不能為了李妃罰。

蕭聿話鋒一轉,淡淡道:“既然皇後來了,那此事便由皇後做主吧,朕還有事,先走了。”

蘇菱道:“臣妾恭送陛下。”

蕭聿走後,蘇菱對薛妃道:“你可知罪?”

薛妃擦了擦臉道:“臣妾知罪。”

蘇菱回頭道:“張喜,先送薛妃回鹹福宮。”薛妃跟著張喜離開。

蘇菱坐在李妃身側,看了眼她身上的疹子,道:“這回你確實受委屈了,不過此事本宮定會給你個說法,你安心養傷就是了。”

李妃低聲道:“娘娘身懷龍嗣,還要為後宮操勞,是臣妾給您添亂了,臣妾不委屈。”

李苑的聲音確實好聽,明明說著不委屈,卻讓人覺得更委屈了。

李苑忽然抬手抓了下心口,忍不住“嘶”了一聲。

白色的中衣浸上了點點血跡。

“彆用手抓啊。”蘇菱道:“你都這都破了......”

扶鶯連忙對長春宮的宮女道:“都等什麼呢?還不趕緊拿藥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