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2章 圍獵下(1 / 2)

加入書籤

==第四十二章楚後==

蘇菱展臂拉弓,如蕭聿教她的那般,眯眼對準把心,極快地鬆開了拇指,發力的一瞬,弓弦跟著隱隱震顫,姿勢優美,動作乾淨利落,一氣嗬成。

隻聽“噗”地一聲。

鏃頭穩穩地插在紅心上。

雖說頭一箭的距離是最近的,也是最容易的,後麵九個靶心會來越來越遠,但開門紅的功力堪比定心丸,心境平穩,才可能勢如破竹。

蘇菱駕馬前行,前五箭毫無意外地穩中紅心,但從第六個靶心開始明顯吃力,六、七、八、九皆是虛發,不過最後一箭,也就是最遠的那個靶心......居然直接中的。

這樣一來,她倒是比成王妃的分數高了。

蘇菱心知肚明,這一箭,大概就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

不過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於是,她十分坦然地接受了圍觀者的拍手叫好。

待所有人比試完,蘇菱回到觀景台,這時楚後身邊多了位女眷。

她坐到蕭聿左側。

楚後笑著道:“阿菱,你這箭法確實長進不少,尤其那最後一箭,真是另本宮刮目相看。”

蘇菱道:“母後過獎了,最後那箭,不過是運氣罷了。”

楚後偏頭道:“阿瀠,你不是一直想學射箭嗎,依本宮看,你倒不如跟著你三哥學。”

楚瀠笑出兩個酒窩,看著蕭聿道:“阿瀠愚笨,殿下肯我教嗎?”

說話的這位便是楚後的親侄女楚瀠,今年已是十四。

“母後,過了這陣子,都察院便要忙起來了,兒子怕是不能儘責教好二姑娘。”蕭聿思忖片刻,道:“二姑娘想學騎射,我倒是有一人選,身無官職,但射術卻極好。”

楚後臉上的笑意減少幾分,仍是順著他道:“哦?能得你讚賞,不知是哪位啊。”

蕭聿默不作聲地捉住案下冰涼的指尖,一字一句道:“何家二郎,何子宸。”

話音甫落,蘇菱做了個空咽的動作,鬢角的發絲都跟著立起來了。

她忽然想起白日裡何子宸獵狼時,他還回頭看了她一眼。

另一側——

嘉宣帝方才看的儘興,忍不住大笑,然後道:“都說虎父無犬女,朕瞧著,晉王妃今兒才算有幾分將門之女的模樣,鎮國公,你說是不是?”

蘇景北笑道:“陛下所言,令臣萬分慚愧。”

“鎮國公何出此言?”嘉宣帝道。

蘇景北輕聲道:“前些年臣不是沒教過王妃射術,可她偏偏就不肯學,如今嫁給晉王殿下後,倒是都有長進了。”

一聽這話,嘉宣帝不由扶掌大笑,朗聲道:“去將朕打來的那一對鹿皮給晉王和晉王妃送去。”

內官道:“奴才這就去。”

用過午膳,戲台上開始陸續有人登台表演。

傍晚時分,嘉宣帝琢磨著下半場圍獵之事,隨意道:“眾愛卿有什麼好主意,提出來便是。”

文臣提的那些嘉宣帝都不滿意,他忽然想到鬼主意頗多的景昶易,道:“景愛卿可有什麼主意?”

京昶易起身行禮。

“這尋常狩獵,不過獵熊、豹、猞猁猻、麋鹿、狼、野豬等毅蟲,臣倒是聽聞,這驪山內有藏有虎穴,有一隻通體斑斕,其骨熬成湯還可延年益壽,若是能以找到這隻斑斕虎為勝,倒是橫生妙趣。”說罷,景昶易又補了一句道:“不過這也是臣道聽途說罷了,有沒有這隻斑斕虎,尚未可知。”

“有沒有都無妨。”嘉宣帝笑道:“若是沒有,那就如往年那般以計數論輸贏。”

再有半個時辰,天就要暗了,這時候去野獵,行的是陡峭崎嶇山路,沒有縱橫的燈籠,隻靠幾個火把照明......那是真是進正龍潭虎穴尋虎。

嘉宣帝道:“你們意下如何?”

成王道:“兒臣願意。”

蕭聿和燕王道:“兒臣也願意。”

聽了這提議,皇帝的三個兒子,皆是從容不迫的應下。但眾人心裡卻無一不在打鼓,這位景昶易到底是誰的人,思來想去,誰都沒有頭緒。

男人們的瞳孔諱莫如深,畢竟心裡都有自己的打算,

可女眷就不同了。

蘇菱的神情還算淡定,畢竟她知道,蕭聿的騎射功夫能那般好,並非是因為他自幼勤學苦練,從他手中迸發出的穩、準、狠,大抵是隻有上過戰場的男人才會有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