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2章 魂魄(1 / 2)

加入書籤

==第三十二章魂魄==

太後將協理六宮之權交給了薛妃,眼下朝堂上又有呼聲要立後。

後宮看似風平浪靜,實則暗流湧動。

隻有秦婈照例去壽安宮陪蕭韞說話。

可她今日一進殿,卻發現寧太醫在給小皇子診脈。

秦婈連忙走上前,問:“這是怎麼了?”

寧太醫回頭道:“回秦婕妤,近來剛天氣驟寒,小皇子吹了風,有些受寒了。”

秦婈道:“可是嚴重?”

寧太醫道:“嚴重倒是不嚴重,就是有些體熱,得喝上幾副藥才行。”寧太醫頓了一下,道:“那下官這就叫人給大皇子煎藥去。”

秦婈點了點頭,道:“有勞寧大人了。”

榻上生病的小皇子見秦婈來了,小臉終於見了笑。

秦婈走過去,將手伸進被褥,摸了摸他的蓮藕般的胳膊腿。

是有些熱。

蕭韞有些癢,不由笑了一聲,可這一笑,又開始咳。

秦婈連忙拍了拍他的背。

袁嬤嬤在一旁自責道:“都是老奴的錯,沒看好窗,叫大皇子受了涼。”

秦婈柔聲道:“嬤嬤也不必自責,他身子本來就弱,眼下天氣突然轉冷,也是在所難免。”

這邊正說著話,蕭韞抬手揉了下鼻子,力氣頗大,鼻涕都被他揉了出來。

一眼沒看顧到,他那短短的食指就將銀絲扯的老長,秦婈看著不由“欸”了一聲。

連忙拿起帕子給他擦。

半晌過後,袁嬤嬤將藥汁端來。

秦婈坐在榻邊給他喂藥,蕭韞雖然懂事,但到底還是個三歲半的孩子,喝下一口,小臉皺的都快要看不清五官了。

整個人苦的打了個顫。

說什麼都不喝第二口了。

“韞兒,你聽話,再喝一口,我給你拿話梅吃。”秦婈看向袁嬤嬤道:“嬤嬤拿點話梅來。”

袁嬤嬤立馬道:“奴婢這就去。”

袁嬤嬤一走,蕭韞看著秦婈道:“阿娘。”

秦婈揉了揉他的小臉,“難不難受?”

蕭韞搖了搖頭,拽著她的手臂,道:“我有事……想問。”

秦婈把耳朵湊了過去。

蕭韞認真道:“何為、母家通敵叛國?”

秦婈手中的藥碗“哐”地一聲砸到了地上。

她的神色未改,柔聲道:“誰與你說的?”

蕭韞小聲道:“沒人,是在窗邊聽到的......”

可後宮之中,哪有那麼多偶然能聽到的事。

秦婈心裡一沉,彎了彎眼睛道:“你還小,無需想這些,韞兒,你在這等我一會兒。”

蕭韞呆呆地看著她道:“那阿娘還回來嗎?”

秦婈點頭,“回,今日陪你用過膳再走。”

秦婈關上內室的門,剛好和袁嬤嬤撞上,嬤嬤道:“婕妤這是要去哪?”

秦婈低聲將蕭韞的話同袁嬤嬤說了一遍。

袁嬤嬤眼神微變,道:“這事......婕妤準備如何做?”

“按規矩來。”秦婈道:“此事需分彆報給寧尚宮及司禮監,盛公公那兒也得勞煩嬤嬤去知會一聲,這嚼耳根子的事,有一回便有二回,絕不容姑息。”

袁嬤嬤道:“老奴明白了。”

秦婈深吸一口氣道:“壽安宮的奴才,也都跟了太妃好些年,或許嬤嬤會覺得報給司禮監太過不重人情,可那些舊事,若非陛下親自開口,誰都不該叫大皇子知曉。”

袁嬤嬤聽著這些,不由會心一笑。

太妃果然沒看錯人。

就是不知陛下是如何想的......

申時過後,秦婈陪小皇子用過膳,離開壽安宮。

然而在回去的路上,隻見一群太監圍在景陽宮門前。

秦婈走過去,細眉微蹙,道:“這是怎麼回事?”

“奴才見過婕妤。”小太監躬身,尷尬笑道:“這、這,景陽宮漱玉苑做牆麵修葺,又發現了兩具女屍,不過隻剩骨頭了。”

漱玉苑,那不就是她入宮時住的地方嗎?

秦婈一身惡寒,緩了緩,才道:“又?在此之前還有?”

長歌低聲同秦婈解釋道:“婕妤彆急,這都是前朝的屍體了,其他宮裡也發現過,說起來,這都第五回了。”

小太監歎了口氣道:“是啊,之前有宮女一直說這裡陰森,總能瞧見鬼影,奴才本來還不信,看來確實是真的。”

秦婈的臉色極差,屏息道:“哪麵牆?”

小太監自然知道秦婕妤曾住在那裡過,便搖頭示意道:“婕妤還是彆問了……”

彆問,也還是叫秦婈知道了。

就是她睡的那麵牆。

秦婈回到正殿,手腳都是涼的。

雖說她自己也算是從陰間走了一遭,可聽了這種事,仍是會覺得毛骨悚然。

眼下宮裡大小事,都要呈交到鹹福宮,由薛妃做主。

可聽了這事,薛妃也不由緊皺了眉頭。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