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六百零二章 孩子受到傷害(1 / 2)

加入書籤

“六耳媚狐”當下心潮翻湧,仰天一陣長嘯:”來吧,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說著話,扭轉馬頭迎上前去,咬牙道:”張大哥,你們快些逃脫了呀,我來抵擋著他......!”

“哈哈哈......”夜空中傳來一陣瘮人的獰笑,”一個嬌弱的小娘子,竟敢口出狂言,我看你憑什麼阻擋得住老夫......!”

話音未落,那奔騰的駿馬上,一個身影早已躍奔到空中。

身子在空中幾個翻騰,便將那狂奔著的駿馬拋卻在後頭,先於那馬而如利箭般的射向“六耳媚狐”。

“六耳媚狐”將雙刀從腰中拔了出來,迎著那奔過來的“炫風子”舞動如飛。

隻聽得一陣“叮當”脆響,“六耳媚狐”隻覺得手臂一陣酸麻,手中的刀差點脫手飛出。

心下不禁大駭,以前光聽說這炫風子功夫了得,但沒有想到卻是這般的厲害。

“六耳媚狐”的雙刀使得是那爐火純青,難遇敵手。

所以剛剛從那黃土崗山寨下來時,特意的到那雙刀失落的地方,給撿拾回來。

沒了這自己用順手的雙刀,“六耳媚狐“心裡沒有底氣。

她萬萬沒有想到,這雙刀雖然到手,可在這“炫風子”的麵前,卻是不堪一擊。

當她見到了“炫風子”手裡的兵器隻是一根短笛的時候,心裡更是駭然不已。

“六耳媚狐”由於在那黃土崗的山寨上連驚帶嚇,為了自己孩子的安危而牽腸掛肚。

最後幸得那張大哥等眾鏢師及時趕到,才救了孩子一命。

到現在她還是那驚魂未定,這體力消耗很大,所以現下是那強撐著自己,來相鬥“炫風子”的。

張大哥和眾鏢師也看出了端倪,趕忙揮刀舞劍的衝了上來。

“炫風子”待他那坐騎奔上來,正好一下子坐到了馬背上,對著這眾鏢師“哈哈哈”大笑道:“你們也敢前來找死......!”

隨即那後麵的幾騎也躍奔上來,勒住馬,停了下來,不停的道:“對,就是他們這些人殺了大王和二當家的啊......!”

原來這黃土崗的大王派幾乘快騎趕去接師父來,可當他們一回到黃土崗的山下,遠遠的便見那半邊天都染紅了。

開始還以為是那篝火,可隨著躍馬向前,越瞅越不對,這篝火也不能這麼漫山遍野的啊,分明是整個山都在燃燒著。

這“炫風子”道聲不好,快馬加鞭的向山寨狂奔。

沒等到山上,便有那四散而逃的土匪見到了他,恰似見到了那救星般的哭嚎著向他訴苦。

待他聞聽得自己心愛的徒兒已經命喪黃泉的時候,不禁一陣捶胸頓足的嚎叫起來。

發誓一定要給自己的徒兒報仇,將那前去接自己來的一個土匪,一下子推落馬下,哈腰將立在馬前不停哭泣的一個嘍囉拎起放到馬背上,緊咬牙關,一字一頓的道:“你不是看見了那些人逃脫的方向了嗎?快快前麵帶路......!”

說著話,那手裡拎著的笛子向那馬臀上使勁的一抽,那馬負疼撩開蹄子狂奔下山,差點將還沒有坐穩的那個嘍囉閃下馬來,驚嚇得“啊”的一聲狂叫,趕忙死死的摟住馬脖子半天不敢撒手。

所以這“炫風子“是抱著那恨不得將這些人抽筋扒皮的憤恨心理趕來的,豈能手軟。

當下又一次從那馬上躍起身子,揮舞袍袖向著那衝上來的眾鏢師的頭上擊去。

袍袖被他運上了內力,恰似那镔鐵利器一般的堅硬。

眾鏢師隻覺得一陣疾風襲麵,像那刀割的一般,剛剛道聲不好,便被一下子卷起身子,隨即跌到了馬下。

以前隻是聽說這炫風子如何的厲害,並不以為然,可今天一經交手這高低立判。

這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情形基本是一麵倒,連一個回合都不用,還沒等出手就敗下陣來。

眾鏢師不但覺得失了麵子,而且這眾多的男人真的是那連個女人也保護不了,可又於心不甘,硬著頭皮準備拚死一搏。

重又撿拾起那失落地上的刀劍,艱難的爬起來,咬牙衝上前去。

正愣怔在那兒急切的想著對策的“六耳媚狐”,一見之下,不住的驚叫道:“快停了下來,彆衝動……!”

她覺得這眾鏢師為自己付出的夠多的了,不想再牽連大家。

她要自己去阻攔著這讓人恐懼的“炫風子“,保護著眾鏢師快些逃脫。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